《漫遊中古英格蘭:十四世紀生活風物誌》試閱

 

一三七九年的秋天,約翰.阿倫岱爵士(Sir John Arundel),也就是阿倫岱伯爵之弟,帶著一小隊士兵,騎馬來到一座女修道院,他們計畫要航海到布列塔尼(Brittany)半島。他向女修院的院長提出請求,希望能讓他與隨從士兵在此借宿,以等待海面風向轉變。女修院的院長很為難,害怕阿倫岱帶來的武裝年輕人會鬧事,但既然為旅人提供住宿是她的職責(也包括士兵在內),她最終還是答應了。不幸的是,風向並沒有改變。為了排遣枯等時間,這些士兵開始喝酒,並且調戲修院裡的修女。這些修女毫不令人意外的拒絕他們的勾引,還把自己鎖在宿舍樓裡。這樣做沒能阻止士兵,他們撬開房門,進入宿舍,並且強暴這群修女。這開啟接下來一連串毫無節制的罪行。他們洗劫女修院,之後又闖進鄰近一座教堂,打算偷走聖餐杯與銀器,結果碰上一場婚宴派對。他們拔出佩劍,把方才成婚的新娘從她丈夫與家人、朋友身邊搶走,到頭來也強暴她。接著,見到風向終於轉變了,他們帶上這個女子,還有盡可能挾持來的修女上船啟航。大約一天之後,一場暴風雨從東面海上呼嘯而來,船隻被吹得偏離航向,艙底開始進水。阿倫岱下令將所有女子拋出船外,以減輕船隻負載的重量。在他們航向愛爾蘭海岸的途中,總共有六十名女子被無情的扔進波濤洶湧的海面。 這是一個極端不尋常的故事,要說這樣的事情在當時是很普遍的情況,那是不正確的。儘管如此,我們還是相信記年史家湯瑪仕.沃辛漢(Thomas Walsingham)把整個故事記載下來有他的重要道理。

中古時期的人相信,年輕男子只要成團結夥就會做出這類事情。確實,年輕男子可以極度自私、深具毀滅性,特別是當他們身攜武器、心懷煩悶、飲酒作樂,並且成群結夥的時候更是如此。當他們當中的大多數人攜劍旅行之時,所到之處無可避免的會有恐懼與衝突的潛流出現。要防止女性在城鎮之間單身旅行,這並不是性別歧視,而是明智的預防措施。這還要加上一些令事態更加惡化的因素,比如地理位置的偏僻孤立,還有在這些地方相對缺少王法,當犯行發生後能夠辨識犯人身分的方法並不多。你可以看出,為什麼中古時期的社會比你印象的那個社會,來得更加恐懼、戒備,並且充滿恐懼。平民男子受徵召入伍,參加國王的戰爭,這是假定任何男子都能(而且願意)作戰。在本王國的許多地方,以及兩大邊境接壤之處(也就是和威爾斯、蘇格蘭接壤的地區),男人必須時常抵抗入侵者,捍衛他們的身家財產。同樣的,本世紀初期,在鄉間晃蕩的幫派團夥,也逼使那些相對較安全區域的人們,以自衛之名拿起武器。結果造成許多男子練習用以自衛的射箭與劍法,把自己軍事武裝,以保護身家財產。一種暴力的傾向在全民之間蔓延,攻擊者與防衛者都是如此。伴隨這種暴力傾向而來的,是中古時期另一個令人厭憎的特色。人們可以極度殘酷的對待他人。當你目睹施加在違法者身上的刑罰時,你才算開始真正了解某些中古時期的人是如何思考:人們如何以最駭人聽聞的刑罰,包括吊刑、開膛剖腹,以及車裂分屍,以尋求補償犯人所犯的罪過。在現代,我們明白犯行愈是重大,懲罰就應該愈是漫長。

無迴響

仍無迴響。

本篇文章的迴響 RSS 訂閱。

抱歉,本篇的迴響表單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