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之光
ISBN9789869128872
幻之光
定價 NT$300  優惠價 NT$240
ISBN9789869128872
有庫存
數量

 

基本資料

  • 原文書名:幻の光
  • 出  版:青空文化
  • 作  者:宮本輝
  • 譯  者:陳蕙慧
  • ISBN:9789869128872
  • 初版發行:2015年7月24日
  • 書  系:文藝系
  • 規  格:13 cm×18.6 cm
  • 頁  數:黑白184P
  • 裝  訂:精裝
  • 語  言:繁體中文

  

內容簡介

  
那天,你離奇地消失在這個世界,
你的死亡如謎,而我的活著亦是……

 
宮本輝短篇小說代表作
日本導演是枝裕和首部獲獎劇情長片《幻之光》原作

 
徘徊在生和死、幸與不幸的夾縫,
既靜且哀,一個女子的療傷獨白
 
祖母不告而別,最終下落不明;前夫走上鐵軌殉死……這是由美子深鎖內心的悲傷回憶。
但生活仍要繼續,於是她帶著兒子遠嫁到住在奧能登的民雄。那是一處偏僻的小村莊,終年濤聲不絕,日復一日,過著簡單幸福的日子。
但在心中,她始終不明白祖母為何要不告而別;先生為何要自殺。她不斷地喃喃自問,即使沒有人能給出答案。有天由美懷抱著無法排遣的苦悶心情來到海邊,眼前的魔性之海彷彿就要吞沒由美子,哀傷如海浪般拍打而來……晚上臨睡前,民雄突然對她說:
 
人要是丟了魂,就不想活了
 
另收錄〈夜櫻〉、〈蝙蝠〉、〈臥鋪列車〉三短篇傑作
 
也許患上這種病(丟了魂的病)的人,心裡頭會映現出這曾曾木海上,稍縱即逝的、無以言喻的美。春意更濃,曾曾木的海變成了墨綠色,我一個人出神地眺望著那時而波濤洶湧、時而風平浪靜的海面。
看,海面上又閃亮起來了。由於風和日光的某種聚合,大海一角突然躍起點點光芒。難道說,那天晚上,你也看見了鐵軌前方閃爍著類似的光燦?
──〈幻之光〉
 
楊照、張耀升、孫梓評、伊格言(依姓氏筆劃排列) 一致推薦

 
【書籍重點】
 
1、 由是枝裕和首次執導改編,獲得一九九五年威尼斯影展Osella金獎最佳導演
2、 電影配樂由陳明章所譜寫,並獲得每日電影獎最佳配樂獎
3、 精煉體現宮本文學核心:失去與重生的生死觀,為其定調之作
4、 首次以女性為主述體,脫離自傳色彩。
5、 宮本輝在台睽違七年出版全新譯本。

 
 

作者介紹

宮本輝(Miyamoto Teru)
一九四七年出生於日本兵庫縣神戶市,追手門學院大學文學部畢業。曾任職於廣告公司,而後因患精神恐慌症,遂辭去工作,專心創作。一九七七年以處女作〈泥河〉獲太宰治賞,隔年一月又以〈螢川〉獲日本文學最高榮譽芥川賞,於同年八月在《新潮》月刊發表短篇小說〈幻之光〉,是為宮本文學定調及其轉型之作。之後陸續獲得吉川英治文學賞、文部大臣賞、司馬遼太郎賞,二○一○年秋天獲頒紫綬褒章。
著有《川的三部作:泥河.螢川.道頓堀川》、《幻之光》、《錦繡》、《胸之香味》、《月光之東》、《約定的冬天》、《優駿》,以及生涯系列長篇《流轉之海》、《地上之星》、《血脈之火》、《天河夜曲》、《花之迴廊》、《慈雨之音》、《滿月之道》等五十餘部作品。最新作品為《從田園出發,騎往港邊的自行車》。

  

譯者介紹

陳蕙慧
輔仁大學日文系畢。編輯人、出版人。
以筆名或本名翻譯過多種英日文繪本、YA文學、小說、旅行與藝術類作品。
書癡無誤,終生擁抱文學而生其心。

 

收錄章節

 
台灣版序 宮本輝
 
幻之光
夜櫻
蝙蝠
臥鋪列車
 
譯後記 陳蕙慧

 

台灣版序

現今的世界隨著經濟貧富懸殊,人類也陷入了精神性貧富差距的漩渦之中。
愈來愈多的人被膚淺的東西吸引,卻厭惡深刻的事物;過度評價無謂小事,卻蔑視真正重要的大事。
而我想,這個傾向將會日益嚴重吧。
然而,在精神性這個重要問題上,其實無關學歷、職業與年齡。因種種原因無法接受高等教育的無名大眾中,還是有許多人擁有深度的心靈;反觀更有無數從優秀大學畢業的人,做著令人欽羨的工作,仍無法擺脫幼稚膚淺的心智,任由年華虛長。
我二十七歲立志成為作家,至今已經四十年。這段時間以來,我總秉持著,想帶給那些含藏著深度心靈、高度精神性的市井小民幸福、勇氣與感動的信念來創作小說。
四十年來,我所引以為豪的,是我努力在小說──這個虛構的世界裡,展示了對人而言,何謂真正的幸福、持續努力的根源力量、以及超越煩惱與苦痛的心。
因此,那些擁有高學歷、經濟優渥,但心智膚淺、精神性薄弱的人,應該不會在我的小說面前佇足停留。
而有這麼多台灣讀者願意讀我的小說,我感到無上光榮也十分幸福。衷心希望今後能將作品與更多的朋友分享。
宮本輝

  

內容試閱

  
昨天,我三十二歲了。從兵庫縣的尼崎嫁到奧能登曾曾木這個海邊小鎮來,也已經整整三年,算一算,自與你永別以來,差不多經過了七個年頭。
 
像這樣坐在二樓窗邊,沐浴著暖和的春天陽光,望著平靜無波的大海,看著他出門工作的車子在蜿蜒的海岸公路逐漸遠去,變成豆粒般大小,不由覺得身體一緊,彷彿縮回成一顆小小的蓓蕾。
 
公公曾對我說,你瞧,這片一望無際、單調的、少見的綠色大海上,有一團團閃閃發亮的地方吧。看起來很像是一大群魚從海底湧上來,在波浪和波浪間露出了背鰭,其實啊,根本不是,那只不過是一些細小的波浪聚集在一塊兒。有時也會有光點在海面上跳躍,但那只是一些細波同時閃爍,可是肉眼很難分辨,尤其在遠處眺望的人,他們的心很容易就被騙了喲。我不太明白,這些光點究竟騙了人們心裡的什麼,但是我自己確實有無數次,好像被什麼吸引著,出神地望著那些發光的細波群。也許公公想說的是,這附近一帶從沒遇上過大豐收的落魄漁民,在他們睡眼惺忪的眼中,那些跳動的細波令人瞬間發起美夢來。在聽了這番話時,我感覺話裡似乎還有另一層的意義,然而也僅僅是有這種感覺,至於具體而言是什麼,我也不是很明白。
 
曾曾木是個一年到頭浪濤聲不絕的窮村子。冬天,來自日本海的強風總把雪也颳得遠遠的。也許是海水還比雪和空氣暖和一些的緣故,絕大部分的雪,在還沒堆積起來就被風颳跑了。也就是因為這樣,不管是雪下得多大的年頭,海岸邊上只看得到一些斑斑駁駁的殘雪。只有雪花、寒風、轟鳴不已的浪濤聲和濺起的飛沫,就像溼乎乎的黑色塵埃般湧起。
 
越過鄰居屋頂,看得見流過鎮西的町野川注入曾曾木港,只有那一帶,是這段海岸線上比較像樣的沙灘。其他即使是淺灘,也都布滿了岩石,不適合海水浴,鋸齒狀的海岸線一直從西邊的猿山燈塔延伸到東邊的狼煙燈塔一帶。散落在各處的漁港,現在都已名存實亡,幾乎沒有漁船出海打漁了。這個曾曾木港也一樣,只有兩、三艘小漁船擱置在沙灘上,船名也都磨損得差不多了。不習慣的人,哪怕是為了聽海浪聲特地遠道而來的遊客,半夜裡也會被洶湧的浪濤聲吵醒,叫苦連天。而今天卻不知怎麼了,風平浪靜、陽光下所有景物都閃耀著光芒,除了偶爾汽車駛過的引擎聲,和鄰居晾曬衣物的聲響以外,一片寂靜。
 
這樣的天氣極為難得,本應該曬曬被子和坐墊的,也還有其他的雜事該做,但我卻依然感覺疲憊不已,提不起勁做任何事情。你弓著背走在雨後鐵軌上的背影,再次浮現心頭,揮也揮不去。我帶著勇一嫁來關口民雄家,一年過去了,兩年過去了,無論如何還是不能停止從你死後那一天起,不知不覺延續下來、在心中的喃喃自語。從輪島開來的巴士停在曾曾木口,理應死去的你從車上下來,勇一看見你的身影,激動地跑來告訴我。我聽到後胸口一熱,哆嗦著跑向巴士站。我想像著這樣極其愚蠢、如夢境一般的情景,一再地窺視周圍,生怕被人發現自己的嘴唇在喃喃顫動。

 

更多試閱請點這裡

 

相關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