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警視廳科學特搜班:黑色調查檔案》內容試閱

 
3
 
「好熱。」
仲本一平整張臉都皺起來了。
「好小。」一平又說。
「好亂。」
他說的一點也沒錯,但被人這樣毫不客氣地說出來,內藤茂太心裡難免有氣。「沒辦法啊,是你說要到我這裡來討論的。」
「我沒想到你住的地方是這個樣子。」
「要換地方嗎?」
一平想了想,回答:「不了,我不想在外面亂晃,誰知道有沒有人在看。」
茂太嗤笑了一聲:「我們什麼都還沒做,只是見面討論一下而已啊。」
「你這外行人就是不懂。」一平裝作壞人的語調說著。「一不小心,你就得對上那些可怕的傢伙,他們可是幫派,誰知道他們在哪裡佈下眼線?謹慎點總不會有錯。」
「可是我們只是喝喝酒,誰會注意?」
「假如我們當中有人被敵人看到了,馬上就會搜出我們的身分,然後凡是有關的一個也不會放過。」
茂太覺得一平有點小心過頭了,但他自己也感到害怕,只是帶頭說要幹這件事的是自己,事到如今已不能反悔。
一平和茂太找來了一位以前常與他們一起在黃金街喝酒的前輩,叫駒田直人,是個年過四十同樣沒沒無聞的演員,只偶爾還有人會找他去演時代劇的小角色。
找駒田,是看上他的功夫,駒田常提起他想演真正武俠片的夢想。會這麼說,是因為他本身習武多年,練的是美作竹上流這個門派的古流武術,想把真正的武術發揮在時代劇裡的武打動作上。竹上流的特色是使用小太刀和捕繩,當然也會使用太刀及柔術──駒田是這麼說的。換句話說,這是一種實用的武術,在緊要關頭能派得上用場。
駒田一聽到茂太和一平提起這件事,立刻自告奮勇。
「我最討厭利用人性弱點來賺錢的人了。」
駒田這麼說。而此刻,駒田也和一平和茂太一起來到這個房間,今天是大家頭一次聚會,準備擬定計畫。
除了駒田,還有兩名女性,其中之一為名叫馬明麗的中國女子,是一平帶來的,在歌舞伎町的酒吧工作。她的皮膚色白透亮,光滑細緻,是個美人,眼睛特別令人印象深刻。由於工作的關係,她認識很多黑道分子,那方面的消息也很靈通。一平說,可不能小看夜世界的情報網。
而茂太的女友西田響子也趕來了。響子也是一聽到茂太的想法就立刻說想參加。「好棒,聽起來很有意思。」甚至還說:「能夠靠演技騙過壞人,身為演員,還有比這更痛快的嘛!」
首先,一群人以罐裝汽泡酒乾杯。酒是從大賣場買來的,啤酒太貴,茂太捨不得買。下酒菜也是一些乾貨,但也不能多挑剔什麼了。
「喂,明明有冷氣啊。」一平說。「壞了嗎?」
「沒壞。」茂太老實說。「是省電。被網路詐騙,我連房租付不付得出來都是問題了。」
「電費我幫你付啦,拜託開個冷氣。」一平說。「窗戶我想還是關著好,否則不知道會被誰看見,也可能會被偷聽。」
「你也太誇張了⋯⋯」
見茂太皺眉,一平便正色說:「我明白告訴你,你聽好,要是你只是抱著玩票的心態,就別蹚這渾水,不然有幾條命都不夠你賠。我可是知道有好幾個人從歌舞伎町失蹤了,昨天還在街頭跟人護嗆,突然就銷聲匿跡,我看要不是被分屍丟棄埋在山裡,就是被綁了石頭沉到海底去了。」
茂太就算想苦笑也笑不出來,因為一平的表情太過正經了。說有人也許會遭到殺害,對茂太而言也沒有真實感,然而這在一平恐怕是切身的經驗。
「我知道了。」
茂太關了窗,打開冷氣的開關。由於冷氣幾乎沒有在使用,一開始還發出煮焦了咖啡的臭味。
明麗掩住口鼻說:「好臭,把窗戶打開。」
一平對明麗說:「開窗戶的話冷氣就白開了。忍一下,味道很快就散了。」
一平說的沒錯,沒多久味道就不再令人難以忍受,不久便沒有人在意了。
「首先,騙了茂太的那些人⋯⋯」頭一個切入正題的是一平。「後來,你打過電話了嗎?」
「打了。」茂太回答。「可是沒有人接。」
一平點點頭。
「他們想要的是個人資料,只要他們拿到你的電話號碼就行了。」
「他們拿到電話要幹嘛?」
「記錄在肥羊名單上,其他業者看了就會來找你,要不了多久你就會接到各種詐騙電話了。」
「沒有辦法由我們主動去找到他們嗎?」
「有的話他們早就被抓了。不直接與被害者接觸是他們的首要原則。」
「可是上面寫著不依約定付款,就會展開追討、採取法律途徑什麼的。」
「那些全都是恐嚇,要是真的傻傻地跑去要錢,搞不好警察就等在那邊。幹這種轉帳詐騙的人,絕對不會和被害者接觸。」
「那我們只能死心嗎?」
「你把他們的電話給我,這當中應該有轉接站經手,我有門路,我來問問看。」
「轉接站?」
「就是把他們打的電話轉接到被害者那裡,然後照每通電話收費。」
「那我還能做些什麼?」
「這個嘛,你盡量多打他們的電話,搞不好會有人接。」
茂太無法當下就說「好」。聽他含糊其詞,一平就說了:「怎樣?有什麼問題嗎?」
「我不知道我手機什麼時候會被停掉,我不一定付得出手機費⋯⋯」
一平一臉沒好氣,其他人也瞬間翻了白眼,連響子都嘆氣了。
「這麼一點小事,你不必擔心。」響子說。「我先幫你付,等你出頭了再還我。」
「我不想搞得自己好像小白臉一樣。」
茂太這麼說,一平聽了就瞪他:「喂,真正的小白臉聽到會跟你翻臉喔。人家可絕對不會讓養他的女人有任何不滿,這可不是一般男人做得到的。」
「我是想說,我也是有尊嚴的。」
一平環視眾人:「既然要做,多少就需要一些資金。既然提議的茂太沒錢,就只能靠有錢的人貢獻了。要是計畫順利,拿到錢了,先墊的人就可以實報實銷,可以嗎?」
「好啊。」響子說。「所以你別擔心,手機、冷氣該用的就用。」
「我也覺得這樣很好。」明麗說。
「我沒錢。」駒田說。「這方面我沒辦法幫忙。」
一平說:「我們會請駒田哥在錢以外的地方出力。」
茂太說:「好,我會打爆他們的電話,那要是他們接了怎麼辦?」
「你就說想談付款的事,怎麼扯都可以,就是要從他們身上問出線索。」
茂太點點頭。
一平問茂太:「你想好要用什麼劇本進行了嗎?」
茂太看了看明麗,然後說:「看到她,我馬上就有想法了。我們請駒田哥演中國幫派老大,明麗是他的祕書兼情婦。」
「幫派老大的情婦?」明麗細眉輕攏,皺起了眉頭。「真教人不舒服。」
茂太趕緊說:「當然不是真的當情婦,是請妳扮演這樣的角色。」
「話是這麼說,我還是討厭幫派。」
也許她身為中國人感受更直接,她們的生活恐怕有形無形之中都受到中國幫派的影響吧。
一平對明麗說:「這是為了修理搞詐騙的那些壞蛋,一些小地方妳就別太在意了。」
一平一這麼說,明麗就聳了聳肩,表示雖不願意也只好接受的無奈。
「我演幫派老大啊?」駒田說,「挺有意思的。」
茂太說明:「就像一平說的,對方應該會避免直接接觸,所以我想應該多會以電話往來吧,你可能必須向明麗學一些中文,也可以多少唬一下人。」
「好。」駒田說。「我也有一個提議。」
「什麼提議?」
「以防萬一,應該可以再找一個會武術的人吧?」
茂太往一平看,一平點點頭。茂太問駒田:「你有人選嗎?」
「有,有個厲害得不得了的人,是竹上流宗家的愛徒。他從東京到岡山的本部道場也才幾次,就已經學奧傳了,我根本比都不能比。」
「那個人是做什麼的?」
「他說他在東京當公務員,詳細情形我就不知道了。」
一平面有難色:「我不是很想讓不熟的人加入。」
「你放心,」駒田說,「我見過他好幾次,他是個值得信賴的人,膽子也很大。我看,就算拿刀架著他,他眼睛連眨也不會眨,我從沒見過像他那麼厲害的人。」
「好吧,既然前輩都這麼說了,」一平往茂太看,「我沒有意見。頭頭是茂太,茂太決定就好。」
駒田轉頭去看茂太。茂太說:「好啊,我相信駒田哥。」
「那我這就去找他談。」
「他叫什麼名字?」
「黑崎勇治。」
 

無迴響

仍無迴響。

本篇文章的迴響 RSS 訂閱。

抱歉,本篇的迴響表單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