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掟上今日子的備忘錄》內文試閱

 
1
 
「不許動!我們之中有小偷!」
笑井室長的怒吼響遍了整間研究室――與那令人莞爾的名字相反,笑井室長擁有重低音般的音色。
「所有人都不許離開這個房間半步!」
笑井室長繼續扯著大嗓門,歇斯底里地咆哮著。
他那股與其說是一群警察破門而入,更像強盜殺了進來的迫力,嚇得我反射動作地舉起雙手。要不是地上亂七八糟,我肯定會立刻當場趴下,雙手交叉抱住後腦勺吧!其他人的反應雖然不像我這個膽小、又是隻菜鳥的傢伙這麼明顯,但是也都差不多――全都停下手邊的工作,一臉詫異地看著笑井室長。
「笑井室長,怎麼了?」
沒多久,率先丟出問題的,是和他認識最久――換句話說,也是最習慣他那充滿壓迫感重低音的百合根副室長。話說回來,笑井室長此時此刻的言行舉止顯然過於蠻橫,就連百合根副室長似乎也覺得不太對勁,平常總是很冷靜的她看起來有些困惑。
「備份資料不見了!被偷走了!」
笑井室長幾乎是呼天搶地地回答。
備份資料不見了。
這實在太匪夷所思,我一時半刻反應不過來這句話的意思。然而包括百合根副室長在內的其他三人倒是立即就意會過來,各自露出驚訝的表情,從椅子上站起來――不過這又刺激到笑井室長的神經。
「不是叫你們不許動嗎?」笑井室長依舊在跳針。
「不見了……有仔細找過嗎?」
譽田先生面色凝重地說,心不甘情不願地坐回椅子上。姑且不論他原本就和笑井室長不太對盤,莫名其妙懷疑工作上的伙伴,對於這樣上司很難不心生反感吧!
「備份資料都存在記憶卡裡不是嗎?會不會不小心掉在桌子底下……」
這麼一說,笑井室長還真老實地檢查起自己的腳下……整個室內雜亂無章,尤其是每個人的桌子四周,更是集各種混亂之大成,所以像記憶卡那種體積輕薄短小的物體一旦掉進去,的確沒辦法馬上發現。
這麼說來,老實照著譽田先生――譽田英知研究員說的話做,不就表示笑井室長在他提醒之前都沒有檢查過腳下,就大聲嚷嚷起來了嗎?既然如此,只要能在他桌子底下找到不見的記憶卡,大家雖然一肚子氣,還是可以把這件事歸咎於他小題大作的老毛病,當成一個笑話,恥笑過就算了。只可惜,天不從人願。
「還是沒有!想也知道不會有,因為是被偷走的!」
笑井室長更生氣了。浪費了寶貴的時間,似乎對他起了火上加油的反效果。
「怎麼這樣……你的意思是說我們之中有人偷了記憶卡嗎?好過分……」
岐阜部小姐一臉受傷的表情,而且真的快要哭出來的樣子。內心雖然充滿了想上前去安慰她的衝動,遺憾的是,我大概猜到了接下來的發展,所以不管我再怎麼同情她,也實在無暇顧慮到岐阜部研究員的情緒了。
「啊……不是,可是東西就真的不見了!剛才明明都還放在這裡的!」
岐阜部小姐表現出不同於譽田先生,意在言外的抗議,令笑井室長瞬間龜縮了一下,但他還是堅持自己的觀點,半步不讓。
就算不是掉在桌子底下,他也依舊沒有半點認為可能是自己搞錯的念頭――我不想說自己雇主的壞話,尤其是願意雇用我這種人的笑井室長,我對他簡直感激不盡。問題是,這個人就是這點傷腦筋,一旦認定是這樣,就完全想不到其他的可能性。
那種頑固的程度,幾乎稱得上是天才的等級。而他的確是個天才,研究也頗有成果,否則上頭也不會把一個研究室交給他。比較可憐的是周遭的人經常被他耍得團團轉。
「那就大家一起找吧!室長,這樣可以嗎?」
百合根副室長提議。
「可能是不小心掉到哪裡去了也說不定……大家分頭找的話肯定能找到的。」
「……好吧!不過在找到以前,誰也不准離開這個房間。」
笑井室長點點頭,一副千百個不願但又不得不妥協的樣子。之後整整一個小時,我們五個人都放下手邊的工作,將研究室裡的每一個角落都翻開來找過了,只可惜一無所獲。如果說因為這個預料之外的狀況,讓我們把亂七八糟的研究室大掃除一遍算是收穫的話,倒也不是完全沒有收穫。問題是這種收穫並不能讓六神無主的笑井室長冷靜下來。
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也不能一味地指責沒頭沒腦就對同事大呼小叫的笑井室長。因為事實上,存放研究數據備份的記憶卡的確不在房間裡。先把「小偷」這種未審先判的字眼擱到一邊,重要的記憶卡的確遺失了。就連本來最討厭整理的笑井室長本人也參加搜尋活動,就看得出事情的嚴重性。
「可、可是,只是備份資料不見而已不是嗎?只要原本的資料還好端端地在室長的電腦裡……」
譽田先生安撫的話還沒說完,就被笑井室長毫不留情地打斷:「不管是備份還是正本,一旦流出去就完了!」
說到這個份上,譽田先生也被堵得啞口無言了。
沒錯,這就是問題所在。
存在憑空消失的記憶卡裡的資料,是被歸類為所謂的機密檔案――大概吧!身為菜鳥的我不是很清楚,但正因為是機密檔案,這個笑井研究室,乃至於整個更級研究所才會徹底加強警備、嚴格管理。
即使只是備份資料,可不是「只要原本的資料還留著就好」這麼簡單了事。
「快給我報上名來!到底是誰偷走的?現在坦白招認,我還可以放你一馬!」
不管天底下有哪個小偷會因為這樣就報上名來,笑井室長繼續哭鬼神嚎,橫眉豎目地狠狠瞪著座位離他最近的我。
「別這樣,室長。都已經找成這樣還找不到,就表示備份資料真的不見了,但也不能因為這樣就懷疑起身邊的同事……」
百合根副室長憂心忡忡地看著我。
「就是說啊!我們再怎麼樣也一起工作了這麼長的時間,請不要說出這麼不近人情的話……雖然身為助手的他是個才來兩個月的新人。」
譽田先生說著貌似反對笑井室長的言論,但最後還是將矛頭指向我。
「總而言之,大家再把屋子裡找一遍吧!沒有證據就不應該隨便懷疑別人。正所謂罪疑唯輕(註:有爭議或有所懷疑時,傾向於做出對被告有利之推定)。因為不管再怎麼可疑,依舊沒有證據,不是嗎?」
岐阜部小姐最後鼓起勇氣,為我挺身而出教訓了上司……然後對我拋來一個「別擔心」的眨眼。
總歸一句,所有人都看著我。
所有人都懷疑我。
唯一例外的只有岐阜部小姐為我說話,但是在這種情況下為我說話,和懷疑是我幹的其實也沒什麼太大的差別。
「啊、呃、唔……」
我的聲音顫抖著,身體也顫抖著。在所有人的注視下,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儘管如此,我還是努力地擠出該說的話。一如所有行使自己的權利,說要找律師的嫌犯那樣。
「請……請讓我找偵探來幫忙!」
 
2
 
……在推理小說讀者之間,流傳著一句幾乎可說是陳腔爛調,而非只是玩笑話的說法,那就是「與其和對我有好感的名偵探一起旅行,還不如和想殺我的兇手一起旅行安全得多」。
這句話雖然是在挖苦一路上總會被捲入光怪陸離的案件,人生中總會遇到無數凶惡犯罪的名偵探,也算是充滿愛意的調侃。更何況,他們還是能順利地解決一路上被捲入的光怪陸離案件、人生中遇到的無數凶惡犯罪,非常了不起。
請大家想像一下。
假設有人只是無端被捲入光怪陸離的案件、只是無端遇到無數凶惡的犯罪,這種人肯定是「最不想跟他一起旅行」的第一名吧!
那個人就是我。
不,還不只這樣。
不只是這樣而已的我――隱館厄介,還被當成光怪陸離案件、無數凶惡犯罪的原因……被懷疑是犯人、被誤認為嫌犯、被當成主謀、被視為幕後黑手。小學的時候,班上只要一有東西不見,不是就有人會莫名其妙地被大家當成犯人嗎?那個他或者是她,就是我日常中生活的遭遇。他或者是她,一旦長大成人會變成怎樣呢?我已經用我的一生得出了解答了。
雖然沒什麼好拿來說嘴的,但我從小經歷了各式各樣的麻煩……每次都會變成我的錯,是我不好,大家都怪我,每個人都恨不得把我吊起來打。
事實上,每一次都是子虛烏有的懷疑、都是欲加之罪、都是我壓根兒沒做過的不白之冤。當然,我也不是什麼聖人君子,更沒打算強調自己是潔身自愛的好男人,但是我這輩子從未做過任何愧對上蒼的事……至少我是這麼想的。但是不知為何,每次每次,不管發生什麼事,被懷疑的總是我。
從學生時代便是如此,出社會以後更是變本加厲……就因為在職場上老是發生這種慘劇,害我只能一直換工作。如果是因為被懷疑做了壞事而遭到解雇還好,還曾經發生過大部分的員工全都下落不明,就連公司本身也整個消失的悲劇。想當然耳,我當時也被視為涉嫌重大,接受了警方的調查。
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我甚至聽說自從發生那件事之後,就有公安警察隨時監視我的動向……再也沒有比把稅金浪費在我這種既沒有內幕、也沒有背景的平凡男人身上更對不起黎民百姓的事了,但我本人一點辦法也沒有。
也有人說我是因為魁梧的身型和懦弱的態度才招來懷疑,但又不是我自願長到一百九十公分高的,我也不喜歡自己魁梧身軀底下這種軟弱的性格。如果案件發生是因為我是什麼重要人物,有人想要我的命也就算了,但我充其量只不過是個小配角。
既不是名偵探,也不是要犯,更不是怪盜紳士。
若以推理小說為例,我是連名字都不會出現在登場人物表上,只是好死不死地剛好路過現場的路人甲。懷疑我根本只是浪費時間,要是我真的是凶嫌,作者肯定要背上給的資訊不對等的罵名。
然而,當上述的「好死不死」持續十萬次以後,任誰都會覺得這傢伙有問題……老實說,就連我也這麼想(順帶一提,十萬次這個數字絕對沒有灌水)。如此這般,我便成了一有風吹草動就會遭到懷疑的男人,連帶我變得更在乎別人的眼光,態度也變得更畏畏縮縮……然後就更可疑了。
惡性循環。
既然是這樣的宿命,也只能認命,但是活在人與人相處最重要的莫過於互相信任的現代社會,這種宿命也太悲慘了。
話雖如此,正所謂天無絕人之路――為了維持生活中最基本的健康與文化,我也只能自己保護自己。
而我用來自保的方法,就是雇用偵探。
與名偵探的熱線――我的手機裡記滿了萬一有什麼不對頭的時候可以求助的偵探的電話號碼。就像小說和連續劇那樣,我一再提供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懸案給平常沒什麼機會遇到謎團的偵探們。
亦即所謂的需要與供給。我是他們的常客、好客人、大客戶……不過這也沒什麼好拿來說嘴的就是了。
關於這次禍從天降的笑井研究室備份資料遺失案件,我選了置手紙偵探事務所的所長――名偵探掟上今日子小姐為我洗刷冤屈。
今日子小姐是我認識的名偵探中最優秀的名偵探……才怪,最有名的名偵探……也不是。她既不是破案率百分之百的名偵探,也不是隸屬於大型組織底下的名偵探(置手紙偵探是家個人事務所)。不怕各位誤會,她是位非常特別的女性,也絕不是好相處的人。但是考慮到諸多條件,這次也只能拜託今日子小姐了。
因為就我所知,她是「最快」的名偵探――雖然就連「最快」二字也不足以形容她身為偵探的特質。
掟上今日子。
她的宣傳口號是――「忘卻」。

無迴響

仍無迴響。

本篇文章的迴響 RSS 訂閱。

抱歉,本篇的迴響表單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