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欲
ISBN9789869226356
熱欲
定價 NT$320  優惠價 NT$256
ISBN9789869226356
有庫存
數量

 

基本資料

  • 原文書名:熱欲
  • 出  版:青空文化
  • 作  者:堂場瞬一
  • 譯  者:李漢庭
  • ISBN:9789869226356
  • 初版發行:2016年03月14日
  • 書  系:娛樂系
  • 規  格:10.5 cm×14.8 cm
  • 頁  數:黑白512P
  • 裝  訂:平裝
  • 語  言:繁體中文

 

內容簡介

 

人一旦嘗過犯罪的甜頭,就再也戒不掉了!
 
抓殺人魔如喝白開水簡單的鳴澤了,
碰上人類無止無休的貪念也只能舉雙手投降!?
 
鳴澤了在上個案件疑似執法過當,而被莫名調離了東京多摩署刑警課,來到了青山署生活安全課。結果每天除了抓扒手、詐欺犯外還要處理家暴案件,完全不符他硬漢形象。直到有天一群老人衝進警署控告老鼠會詐欺,發現此案內情並不單純,於是與生活安全課的前輩橫山浩輔展開了偵查行動。只是多層次傳銷的調查極度困難,受害者同時也是加害者,層層牽扯,使得鳴澤了等人彷彿霧裡看花,摸不著方向,偵辦陷入了膠著,難以摸清詐欺集團的真面目……
另一方面,在紐約警局工作的舊識內藤七海,突然回到日本探親,但鳴澤了後來才意識到事件背後可能有跨國黑幫勢力蠢蠢欲動著……
 
有時最難纏的
不是拿槍掃射的殺人兇手
而是人永無止境的貪欲!

 
精采絕倫,令人廢寢忘食的警察小說
日本刑事控書店員黑著眼圈熬夜也要推薦!

 
《破彈》相關人物介紹
 
鳴澤了
祖父、父親都是刑警,從小耳濡目染,深深自覺生來就是要當刑警。他以刑警的工作為榮,享受以正當理由與權力逮捕犯人時的快感。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天二十四小時都不曾丟下刑警的身分。做事一板一眼,認為世界非黑即白,即使再細微的犯罪也不容逃脫。不管是親人或是警察同僚,犯了罪都一視同仁。二十九歲離開新潟縣警本部,三十歲重新考進東京警視廳派駐多摩警署。
鳴澤家的男人到中學畢業,一律到東京讀高中、大學,體驗單身生活。大學時代曾留學美國一年,因此精通英語。
考慮到刑警要經常跑現場,因此刻意菸酒不沾,不喝碳酸飲料以維持絕佳體力。

 
內藤七海
美籍日裔,鳴澤了留學美國時代的室友。現任紐約市警局的刑警。

 
內藤優美
七海的妹妹。美籍日裔,因為家庭暴力與丈夫離婚回到日本與祖母同住,育有一子勇樹。由於大學時代主修心理學,加上先前的家暴、離婚經歷,於是加入了「青山家庭諮詢中心」幫助與自己同樣遭遇的女性。

 
 

作者介紹

堂場瞬一 SHUNICHI DOBA
一九六三年出生於日本茨城縣。畢業青山學院大學國際政治經濟學部。二○○○年出道作以運動小說《8年》獲得集英社創辦的「小說昂新人獎」。隨後風格一變,第二部交出了警察小說「刑警鳴澤了」首部曲《雪蟲》引起文壇注目,從此成為最受日本讀者期待的警察小說作家。除了「刑警鳴澤了」系列,另著有「警視廳失蹤課高城賢吾」系列、「警察廳追蹤搜查係」系列等膾炙人口作品,也屢屢影像化,搬上螢光幕。
堂場瞬一筆耕不輟,本本熱銷,題材新穎,二○一五年寫作生涯邁向第十五個年頭,角川書店前社長角川春樹讚譽他為「引領娛樂小說界的全能寫手」。由於創作冊數即將破百,目前各大出版社為他共同企畫「堂場瞬一Countdown 100」,預計今年(二○一五)十月完成第一百冊作品。
http://www.doba.jp/

 

譯者介紹

李漢庭
一九七九年生,畢業於國立海洋大學電機系,自學日文小成。二○○三年進入專利事務所從事翻譯工作,二○○六年底開始從事書籍翻譯。領域從電機專利文件乃至於小常識、生活醫學、科技等等的中日對譯,樂於在工作中吸收新知識。目前嘗試將觸角延伸到特殊造型與影像創作,有各方面之作品。往後仍希望能接觸更多領域,增加知識廣度,同時磨練文筆。譯有《萬能鑑定士Q》、《白色榮光:純真游擊隊的慶典》、《咖啡,再一杯》等書。

 

收錄章節

 
第一部 蠕動
第二部 起火
第三部 跌落

 

內容試閱

 
第一部 蠕動

1

送文件去一樓警務課的時候,正巧碰上一場紛爭,幾十位老人家聚在地區課的櫃檯前逼問年輕警員,個個驚慌失措彷彿世界末日;其他課員則是低頭盯著辦公桌,假裝在找什麼重要文件。片段爭論聲不時傳進耳中:「少囉嗦,幫我們通報上去就對了!」「跟你說也沒用!」「我們可沒開玩笑!」
我停下腳步想看看怎麼回事,年輕員警一看到我就像看到救世主一樣巴望過來,我只好走過去面對這群擠在櫃檯前的老人家。這群人平均年齡看來六十左右,人數有十二個,包括兩個女的,最前頭的老先生穿著鵝黃色外套,雙手撐著櫃檯湊上前來。
「你就是負責人?」
「什麼?」
「我問你是不是負責人。」
這次換我向年輕員警求救,他支支吾吾地說:「他們說是被騙了。」
我聽了員警說明又面對鵝黃色外套的老先生。
「被騙了?所以是詐欺的意思?」
「對。」
「你們要來報案?」
「你聽不聽我們說?」
「聽是沒有關係……」
「怎樣?聽被害人說句話都嫌麻煩?讓我見署長,我要抗議這局裡的警員連受理案子都不會!」
胡說八道,明明就是你們不講道理,看看這群人全都火冒三丈,嘴裡念念有詞抱怨個不停。
「鳴澤,怎麼回事?」
有人出聲,回頭一看是生活安全課的資深刑警橫山浩輔,正一臉狐疑地往這裡瞧,我偷偷嘆了口氣不讓那群凶悍的老人家發現。
「這群民眾說自己被騙了。」
橫山的眼睛在銀框眼鏡底下閃過一道微光。
「二樓會議室應該空著,帶他們過去。」
原本想建議他先理清頭緒再談,但橫山已經快步走向二樓,看起來似乎是發現什麼我沒注意的疑點,感覺不太舒服。警察局可不是心理諮詢室好嗎?我低聲抱怨一句,帶著一群人前往二樓會議室。
漫長的夏天就從這裡開始。

 

更多試閱請點這裡

 

相關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