蝕罪
ISBN9789869226394
蝕罪
定價 NT$360  優惠價 NT$239
ISBN9789869226394
有庫存
數量

 

基本資料

  • 原文書名:蝕罪
  • 出  版:青空文化
  • 作  者:堂場瞬一
  • 譯  者:李漢庭
  • ISBN:9789869226394
  • 初版發行:2016年06月08日
  • 書  系:娛樂系
  • 規  格:10.5 cm×14.8 cm
  • 頁  數:黑白488P
  • 裝  訂:平裝
  • 語  言:繁體中文

 

內容簡介

 

高城賢吾曾是前途無量的優秀刑警,上天卻突然給了他一個悲劇的身分──失蹤者家屬,從此只能靠著酒精與藥物勉強度日,身為警察的使命是他唯一也是最後的救命之繩。
 
經過七年的消沉,高城再度被調任新單位──警視廳失蹤課,尚未從自我放逐中回神,立即就要負責協尋一名即將成家立業的有為青年。這名曾經窮途潦倒的青年一夕之間翻轉人生,如今卻又突然拋下大好前途人間蒸發,謎樣的過去與他今日的消失/被消失有著怎樣的關聯?
 
失蹤者懸而未決的空白,家屬焦急的面容,囚禁自己的心魔,何者才是最難跨過的關?
 
每年均受理失蹤人口數:
日本:100,000人   台灣:30,000人
只有被放棄的數字,沒有不該找的人!
這才是失蹤課存在的意義
 
頹而不廢的高城大叔 全新出擊!!!
 
—–

 
《蝕罪》相關人物介紹
 
烈酒是主要熱量來源,止痛藥配大叔刑警咖啡喝的 高城賢吾
「最好的單位就是像失蹤課這樣不需要拚命一樣能領薪水。」
 
想重回主流戰場,有功可邀絕不跟你客氣的野心室長 阿比留真弓
「笨蛋真是無所不在,課長您說對不對?」
 
本有大好前途,卻因故背黑鍋降調,渾身帶刺的菜鳥女警 明神愛美
「既然是我的主管,就請你給我振作點!」
 
即將退休,天天準時下班的老刑警 法月大智
(按著左胸)「醫生要我不要太拚,你們也別拚過頭啊!」

 
 

作者介紹

堂場瞬一 SHUNICHI DOBA
一九六三年出生於日本茨城縣。畢業青山學院大學國際政治經濟學部。二○○○年出道作以運動小說《8年》獲得集英社創辦的「小說昂新人獎」。隨後風格一變,第二部交出了警察小說「刑警鳴澤了」首部曲《雪蟲》引起文壇注目,從此成為最受日本讀者期待的警察小說作家。除了「刑警鳴澤了」系列,另著有「警視廳失蹤課高城賢吾」系列、「警察廳追蹤搜查係」系列等膾炙人口作品,也屢屢影像化,搬上螢光幕。
堂場瞬一筆耕不輟,本本熱銷,題材新穎,二○一五年寫作生涯邁向第十五個年頭,角川書店前社長角川春樹讚譽他為「引領娛樂小說界的全能寫手」。由於創作冊數即將破百,目前各大出版社為他共同企畫「堂場瞬一Countdown 100」,預計今年(二○一五)十月完成第一百冊作品。
http://www.doba.jp/

 

譯者介紹

李漢庭
一九七九年生,畢業於國立海洋大學電機系,自學日文小成。二○○三年進入專利事務所從事翻譯工作,二○○六年底開始從事書籍翻譯。領域從電機專利文件乃至於小常識、生活醫學、科技等等的中日對譯,樂於在工作中吸收新知識。目前嘗試將觸角延伸到特殊造型與影像創作,有各方面之作品。往後仍希望能接觸更多領域,增加知識廣度,同時磨練文筆。譯有《萬能鑑定士Q》、《白色榮光:純真游擊隊的慶典》、《咖啡,再一杯》等書。

 

內容試閱

 
蝕罪
警視廳失蹤課.高城賢吾
 
腳步有點不穩。地震嗎?不對,不是地震,其他人都站得四平八穩呢。該死的宿醉,為什麼每次症狀都不一樣?今天可能是喝壞了三半規管,還有頭痛,嚴重到每顆腦細胞都痛不欲生。
我看看旁邊想集中注意力,驚訝地發現眼前這頭髮絲是不是染過?有五成的可能,不對,八成是染過,我不記得上次見到阿比留真弓是幾年前的事,但他右耳上端應該有一撮灰白,現在滿頭烏黑亮麗反而顯得不自然,白髮絕對不會自動變回黑色。
「那我來介紹這兩位。」真弓抬頭挺胸,身穿亮面灰的長褲套裝,內搭的白罩衫扣子扣到喉頭,腳上是黑色低跟淑女鞋,有著那年紀該有的威嚴,又意外帶點少女的稚嫩。
「這位是從多摩東警署轉調過來的高城賢吾警部,將來要在本失蹤人口搜查課三方面分室擔任實務領隊;這位是從金町警署轉調來的明神愛美巡查部長,應該是本單位最年輕的,所以森田,你就不必當跑腿的了。」
姓森田的年輕刑警嚇得打直腰桿。這傢伙怎麼嚇成這樣?一副聽到長官宣告明天不用來上班似的。這個部門真怪,我偷瞥了旁邊的愛美一眼,第一印象是長這麼可愛實在不像刑警,有點稚氣的紅潤鵝蛋臉是最大的魅力所在,烏黑的長髮綁著馬尾,長相跟氣質都很青春,可惜那落寞的表情搞砸了所有的亮點。
「兩位請先習慣本單位的工作,這裡做事的方法應該跟之前單位不一樣,如果有什麼不懂的就去問小杉小姐,小杉公子小姐。」
公子從辦公室角落的座位起身,親切地微笑鞠躬。不知道他年紀比我大多少?他手上戴的不會是袖套吧?應該是,不知有多久沒看過有人戴袖套,不對,或許是這輩子第一次見到,他如果再梳個緊到可拉皮的包頭,戴副銀框眼鏡,看起來就會像個能幹的高階警官了。或者區公所櫃台阿姨,再不然就是圖書館管理員。
「他是我們分室的活字典。」真弓說了之後似乎覺得有點多餘,立刻訂正:「不過他在這裡任職的時間也沒那麼長……總之兩位已經介紹完了,高城,有什麼要宣布的沒有?」
我立刻搖頭,感覺只要開口就會吐出來,真不記得今天早上怎麼撐過通勤時間爆滿的電車。愛美張開嘴想說些什麼,隨即露出厭惡的表情別過頭去。我臭嗎?應該是,全身毛細孔都散發出酒臭味,既然自己都有感覺,別人一定更清楚。愛美默默地敬禮之後走向自己的座位,在最後面,前面一個位子是原本單位裡最年輕的森田。跑腿是吧?我忍不住咧嘴,刑警圈還有階級制,大概二十年前我在轄區任外勤時也經常跑腿,還記得當時要拚命記住學長姊的喜好,這種雜務肯定讓愛美更不開心。往辦公室裡一看,有台咖啡機,那應該不會太費事才對。啊,對了,咖啡,我現在除了一整桶濃烈的咖啡之外別無所求。

 

更多試閱請點這裡

 

相關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