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剋
ISBN9789869330329
相剋
定價 NT$360  優惠價 NT$239
ISBN9789869330329
有庫存
數量

 

基本資料

  • 原文書名:蝕罪
  • 出  版:青空文化
  • 作  者:堂場瞬一
  • 譯  者:李漢庭
  • ISBN:9789869330329
  • 初版發行:2016年08月15日
  • 書  系:娛樂系
  • 規  格:10.5 cm×14.8 cm
  • 頁  數:黑白472P
  • 裝  訂:平裝
  • 語  言:繁體中文

 

內容簡介

 
失蹤成謎的少女,語言羅織的迷宮
 
「警視廳失蹤課 高城賢吾」系列第二彈!
 
大叔刑警挑戰最幽微費解的青春之心

 
一名國三男生因心儀的女生下落不明而向警方報案,然而女學生的父母卻以「暫時離家出走」為由,不願提出正式的搜索申請;同一時間,搜查一課要求失蹤課幫忙協尋一名自稱目擊隨機殺人過程旋即失聯的報案人。兩案相較之下,高城賢吾因同樣身受女兒失蹤之苦,無法置之不理,於是私下展開調查,發現失蹤者父母的態度異常冷漠而詭異,特別是經營網路公司的父親正面臨著公司經營權爭奪危機,高城直覺事情絕不單純……
 
是刑警,更是失去女兒的父親,高城賢吾再次為失蹤者全力奔走!

 
高城大叔偕同失蹤課伙伴醍醐壘a.k.a.「獨力拯救日本少子化危機的男子漢」
兩大老爸祕密出擊!

—–

 
《蝕罪》相關人物介紹
 
烈酒是主要熱量來源,止痛藥配大叔刑警咖啡喝的 高城賢吾
「最好的單位就是像失蹤課這樣不需要拚命一樣能領薪水。」
 
想重回主流戰場,有功可邀絕不跟你客氣的野心室長 阿比留真弓
「笨蛋真是無所不在,課長您說對不對?」
 
本有大好前途,卻因故背黑鍋降調,渾身帶刺的菜鳥女警 明神愛美
「既然是我的主管,就請你給我振作點!」
 
即將退休,天天準時下班的老刑警 法月大智
(按著左胸)「醫生要我不要太拚,你們也別拚過頭啊!」

 
 

作者介紹

堂場瞬一 SHUNICHI DOBA
一九六三年出生於日本茨城縣。畢業青山學院大學國際政治經濟學部。二○○○年出道作以運動小說《8年》獲得集英社創辦的「小說昂新人獎」。隨後風格一變,第二部交出了警察小說「刑警鳴澤了」首部曲《雪蟲》引起文壇注目,從此成為最受日本讀者期待的警察小說作家。除了「刑警鳴澤了」系列,另著有「警視廳失蹤課高城賢吾」系列、「警察廳追蹤搜查係」系列等膾炙人口作品,也屢屢影像化,搬上螢光幕。
堂場瞬一筆耕不輟,本本熱銷,題材新穎,二○一五年寫作生涯邁向第十五個年頭,角川書店前社長角川春樹讚譽他為「引領娛樂小說界的全能寫手」。由於創作冊數即將破百,目前各大出版社為他共同企畫「堂場瞬一Countdown 100」,預計今年(二○一五)十月完成第一百冊作品。
http://www.doba.jp/

 

譯者介紹

李漢庭
一九七九年生,畢業於國立海洋大學電機系,自學日文小成。二○○三年進入專利事務所從事翻譯工作,二○○六年底開始從事書籍翻譯。領域從電機專利文件乃至於小常識、生活醫學、科技等等的中日對譯,樂於在工作中吸收新知識。目前嘗試將觸角延伸到特殊造型與影像創作,有各方面之作品。往後仍希望能接觸更多領域,增加知識廣度,同時磨練文筆。譯有《萬能鑑定士Q》、《白色榮光:純真游擊隊的慶典》、《咖啡,再一杯》等書。

 

內容試閱

 
蝕罪
警視廳失蹤課.高城賢吾
 
1
 
搞砸了。
我把西裝外套掛在椅背上,看著襯衫袖子上那米粒大小的血漬,忍不住嘆了口氣。那是健康檢查抽血留下的血漬,我以為血很快就會止住,沒兩下就將脫脂棉拿掉,放下捲起的袖子,結果血竟然牢牢沾上衣服,面積不大卻格外令人火大。
我安慰自己健康檢查也並不全都是壞事。為了今天的檢查,我已經戒了一個星期的酒,腦袋難得這麼清醒,也很久沒有頭痛了。今天晚上總算可以解禁,一想到可以喝個痛快,就忍不住嘴角上揚。
「高城哥,你怎麼了?」
坐我斜對面的明神愛美抬頭問,我默默舉起手秀出小紅點,有如雪地裡一株南天竹的鮮紅果實。
「哦,健康檢查是吧。」
「這件襯衫才剛送去乾洗回來。」
「那麼小的血漬,洗一下就好啦,不過記得要用冷水,熱水洗反而更洗不掉。如果還是不行的話,就加點蘿蔔泥吧。」
「蘿蔔泥?」
「白蘿蔔含有澱粉酶,去漬效果不錯。」
「你怎會知道這些生活冷知識啊?」
「這不就一般常識嗎?」
「是說這裡也不會有蘿蔔泥。」
「說不定餐廳有,我想你有時間在這裡抱怨,不如快點去沖水,否則等它乾了就更難洗了。」
「你沒打算幫我洗?」
愛美瞇起她的大眼睛,對我投以嚴厲的眼神。
「為何我要幫你洗?你連我提供了好主意也沒感謝一下哩。」
「好啦。」我起身鬆開領帶,愛美又厲聲警告:
「不要在這裡脫好嗎?」
「怎麼這麼囉嗦?」
「因為有客人。」愛美舉起食指抵著她薄薄的嘴唇。
「有客人?來找室長的?」我望向玻璃隔起的小房間,沒看見室長阿比留真弓的人影。
「室長今天去本廳開會,現在是法月兄在招呼。」
「那人是誰?」
「本廳來的,我不認識。」
我重新打好領帶,看看金魚缸(我都這麼稱呼那玻璃隔間的室長室)。
「本廳?又來找碴?」

 

更多試閱請點這裡

 

相關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