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靜的爆彈
ISBN9789869330312
寂靜的爆彈
定價 NT$280  優惠價 NT$224
ISBN9789869330312
有庫存
數量

 

基本資料

  • 原文書名:静かな爆弾
  • 出  版:青空文化
  • 作  者:吉田修一
  • 譯  者:劉姿君
  • ISBN:9789869330312
  • 初版發行:2015年8月31日
  • 書  系:文藝系
  • 規  格:13 cm×18.6 cm
  • 頁  數:黑白216P
  • 裝  訂:平裝
  • 語  言:繁體中文

  

內容簡介

  
沒有說出口的愛,都是「寂靜的爆彈」!

 
《惡人》作家寫下最寂靜無聲,卻張力飽滿的戀愛小說
 
那天在神宮外苑遇見了你,想住在春天裡的女孩
 
在電視台工作的早川俊平,想方設法追查阿富汗神學士政權毀佛的真相,欲製作電視專題公諸於世。有天他在公園裡看書,遇到了耳朵聽不見的女孩響子。
或許是身處在嘈雜世界的煩燥,俊平對只能透過筆談的響子感到好奇,雖然不了解這女孩的一切,卻也不自覺地愛上生活在無聲世界的她。然而隨著工作日益繁忙、與響子交往時體感到的生活衝擊,女孩的安靜無聲轉而撩撥起俊平的不耐與焦慮……
以為對方在意,以為對方理解,那些日常生活我們自以為的理所當然,面對愛、在乎、想念等表達,沒有聲音、語言的介入,兩人最後真能彼此心意相通?

 
這部作品大約是與《惡人》同時期寫就的戀愛小說。
我思考著,想念一個人是怎麼回事,於是動筆寫下了這個發生在東京公園、非常寂靜的故事。
 
──吉田修一

 
【書籍重點】
 
1、本書與《惡人》同時期出版,文風偏早期吉田修擅長的邊緣人書寫。
2、主角第一人稱的心理描寫與情境描寫,比喻精妙,擅用疊句營造沉吟、喃喃自語之狀。
3、文藝氣息濃厚,文體輕盈好讀,是吉田作品中,台灣尚未出版的遺珠之一。

 
 

作者介紹

吉田修一(Yoshida Shuichi)
一九六八年生於長崎。日本法政大學企管系畢業。一九九七年以〈最後的兒子〉獲得《文學界》雜誌新人獎,二○○二年《同棲生活》獲山本周五郎獎、同年以〈公園生活〉摘下純文學最高榮譽芥川獎。二○○七年再以《惡人》奪下每日出版文化獎及大佛次郎獎,二○○九年出版《橫道世之介》,二○一○年獲得柴田鍊三郎賞。
其他著有《初戀溫泉》、《再見溪谷》、《路》、《怒》等書,二○一六年三月出版最新著作《渡橋》。

  

譯者介紹

劉姿君
輔大譯研所修畢,曾任職於日商公司、出版社、現為專職譯者。譯有《路》、《女神的逆鱗》、《錯誤》、「ST警視廳科學特搜班」系列等作品。

 

收錄章節

 
作者的話
寂靜的爆彈

 

內容試閱

  
我想這陣子的我,是不知道要拿什麼對抗響子的寂靜才好。在以往的人生中,被吼的情形多的是。被吼了,就吼回去。
對,明明是這麼簡單的一件事,但或許是因為我很想知道要怎麼做才能讓不會吼人的響子的心情,或應該說,讓太過安靜的響子的心情產生反映,因而求解、困惑、著急,而有所畏懼。
只是,就算我把這樣的心情告訴響子。
「你想太多了。」
我想她也只是會給我一張這樣的便條紙而已。
事實上,也許是我想太多了。只是,我覺得如果就自行這樣認定,未免有些卑鄙。我不知道為什麼會卑鄙,但我就是覺得放棄是立場強勢的人才有的特權。
 
我約響子去賞花的時候,正巧就是我心裡懷著這種想法的時候。我們輪流沖了澡,從容地喝了咖啡,穿上厚外套防強風後出了門。
走出公寓的時候,我是打算在外苑附近繞一圈就回來的。但一旦出了門,沒想到陽光那麼強,讓厚外套顯得太厚重了。
我拉住邁開步子的響子的手,用嘴型說「既然都出來了……」
「新宿御苑」
然後在手心裡這樣寫給她看。
響子立刻點頭。
前往新宿御苑的路上,新開了一家賣三明治的店。我們在那裡買了兩個分量十足的雞肉三明治,又選了一份特大的沙拉。
由於是賞花季節,新宿御苑的售票口排了好長的人龍。不過隊伍行進得比想像中快,沒有等多久就買到票了。
不知是走散了,還是相約等人,處處都有一群群賞花的人在打手機,與找不到的人的談話聲此起彼落。
一進到苑內,草地的綠意耀眼得幾乎令人睜不開眼睛。蔚藍的天空下,草地有如陣陣波浪,衣著五顏六色的賞花客們各自占據自己的地盤。
大櫻花樹下都擠滿鋪了藍色塑膠布的團體,我們為了遠離這些喧鬧,在距離櫻花稍遠、只有零零落落幾個人的地方,攤開了在便利商店買的塑膠布。
櫻花花瓣遠遠地飄來落在我們鋪的塑膠布上。響子認真地拾起這些飄落的花瓣,一片片在塑膠布上排好。
「要是想住哪裡都可以的話,你要住哪裡?」
我立刻大啖雞肉三明治時,響子把她這樣寫的便條紙本遞過來。
「城市?」
我用嘴型問。
「城市、國家都可以。」
響子又寫在便條紙上。
我一時不知如何作答,便問「響子呢?」。其實我一時想不到,而且也認為既然響子這麼問,應該是有答案。
我吃著雞肉三明治看響子在便條紙本的一角寫下……
「春」。
我還以為她沒有寫完。是有春這個字的地名呢,還是春天的哪個地方⋯⋯但響子把只寫了「春」這個字的便條紙本輕輕放在我腿上。
「春天?」

 

更多試閱請點這裡

 

相關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