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服搜查
ISBN9789869330336
制服搜查
定價 NT$280  優惠價 NT$224
ISBN9789869330336
有庫存
數量

 

基本資料

  • 原文書名:制服捜査
  • 出  版:青空文化
  • 作  者:佐佐木讓
  • 譯  者:李漢庭
  • ISBN:9789869330329
  • 初版發行:2016年10月6日
  • 書  系:娛樂系
  • 規  格:10.5 cm×14.8 cm
  • 頁  數:黑白384P
  • 裝  訂:平裝
  • 語  言:繁體中文

 

內容簡介

 
《警官的血》作者又一系列力作!
前刑警搖身一變,成為駐在所警察大叔──
川久保篤,在此為您服務。

 
川久保篤,警察生涯二十五年,作為強行犯班搜查員的一員,始終活躍在第一線打擊犯罪。直到北海道道警本部因內部警員瀆職事件,決定活化警力,將資深警官大搬風,川久保因而被牽連調任至北海道鄉間駐在所擔任巡查部長,從此便衣刑警變成了穿制服的警察大叔。
他告別妻女隻身來到位於十勝平原、號稱「轄區內犯罪率最低」的志茂別町。然而看似與世無爭的小村,接二連三發生了一些外人不以為意的小案件,川久保卻從中嗅出了深埋在小村底層難以告人的過去、一種荒蕪腐壞的氣息。最後,憑藉著川久保敏銳的刑警直覺,十三年前夏日祭典發生的少女失蹤事件逐漸浮出檯面……
 
「十五年來沒有發生任何性侵案件或刑案!?
即使人口只有六千人,這麼久沒出事也太怪了!」
 
北海道志茂別町,充滿荒蕪氣息的小村,
無法參與第一線搜查的駐在所員警川久保篤,
體內刑警魂爆發,就算鋌而走險也要揭開犯罪的真相!
 

本書重點:
1、 本書為佐佐木讓「川久保篤系列」第一部,少見以派出所警員為主角的警察小說。
2、 二○○七年「這本推理小說了不起」第二名傑作(力壓宮部美幸《無名毒》、乙一《槍與巧克力》以及東野圭吾《紅色手指》)。
3、 TBS電視台於二○一三、二○一六年三度改編推理特別劇。

 
 

作者介紹

佐佐木讓 SASAKI JOH
一九五○年出生於北海道夕張市。一九八四年成為全職作家前,曾任職於本田技研工業、各大廣告公司。
一九七九年以〈鐵騎兵,跳躍吧〉獲得ALL讀物新人獎。一九九○年以《來自擇捉島的緊急電報》獲得山本周五郎獎、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和日本冒險小說協會大獎三冠王殊榮。二○○二年以《武揚傳》獲得新田次郎文化獎,一○年更以《在廢墟中乞求》拿下了直木獎。另著有《柏林飛行指令》、《制服搜查》、《警官的血》、《暴雪圈》、《警官的條件》等作品。
其中,《制服搜查》罕見以基層駐在所警察為題材,充滿濃厚的社會派書寫,獲得二○○七年「這本推理小說了不起」第二名,也為隔年同樣以駐在所警察為題材的《警官的血》奠下基礎,贏得了二○○八年「這本推理小說了不起」首獎。

 

譯者介紹

李漢庭
一九七九年生,畢業於國立海洋大學電機系,自學日文小成。二○○三年進入專利事務所從事翻譯工作,二○○六年底開始從事書籍翻譯。領域從電機專利文件乃至於小常識、生活醫學、科技等等的中日對譯,樂於在工作中吸收新知識。目前嘗試將觸角延伸到特殊造型與影像創作,有各方面之作品。往後仍希望能接觸更多領域,增加知識廣度,同時磨練文筆。譯有《萬能鑑定士Q》、《白色榮光:純真游擊隊的慶典》、《咖啡,再一杯》等書。

 

章節目錄

越軌
遺恨
破窗
感應器
扮裝祭

 

內容試閱

 
遺恨
 
狗沒有臉。
不對,說得更精確點是臉的形狀沒了。頭部的正中央眼前是一片血肉模糊,當然算不上是臉。
雖然沒有臉,根據剩下的軀幹與四肢,仍可看出這是一隻黃色的大型犬。這像是隻拉布拉多,但體格更加健壯,可能混了其他大型犬的血統,脖子上有個項圈,就像川久保的皮帶一樣粗。
川久保篤巡查部長蹲在狗旁邊,戴著粗麻手套撫摸血肉模糊的狗臉,鼻梁、雙眼、額頭,一帶的骨頭全都被敲得粉碎凹陷。
看起來有點像被斧頭敲碎,但實際上應該是槍傷,而且是近距離的霰彈槍傷。
川久保起身看看四周。
這裡離街區五公里左右,是一片牧草地的正中央,放眼望去只有產業道路邊的四戶人家,都是酪農。附近以農耕戶為多,但就只有這一帶是酪農區,或許是地勢比較崎嶇的關係吧。從川久保的位置來看,最近的一戶酪農也有五百公尺以上的距離。
時節是晚秋與早冬之際,牧草地開始泛黃,樹木也已經落葉光禿,風景裡少了盛夏的旺盛生命力。這個景色和哺乳動物的死亡十分相稱,實際上也正好有隻死狗就躺在路邊的草地上。
「警察先生。」川久保旁邊的男子開了口。
這名男子報案說自己的狗被人打死,他姓大西,是附近的酪農,大概四十來歲。或許是劉海太長,看來還有點像學生。
川久保聽了回頭,大西又說:「我白天是都放牠出來跑,但是沒必要打死牠吧?這樣實在太殘忍了。」
川久保說:「是啊,應該不會錯看成狐狸才對。」
「也不會錯看成鹿還是熊吧?一定是看到狗貼上來,直接對牠的頭開槍了。」
這一帶不少居民為了獵蝦夷鹿而持有霰彈槍,但是槍殺寵物犬明顯違法,毀損他人財物。不對,開槍殺狗可能是重大案件的前兆,一定要找到槍擊犯,採取必要措施。
川久保摘下警帽吹吹冷風,詢問大西:「你的狗整天都放在外面跑?」
「不是整天啦。」大西試圖解釋:「只有早上放出去跑一下,牠會在附近散步個三十分鐘再回來,然後就在牛棚角落睡覺。」
「這隻狗黏人嗎?」
「黏過頭了,簡直跟陪酒小姐一樣黏,牠超喜歡撒嬌,我還沒看牠凶過人呢。」
「是母狗?」
「對,四歲的米克斯,有拉布拉多的血統。」
「身價高嗎?」
「沒有啊,米克斯都不值錢,是朋友送我的。」
「養牛的酪農應該不喜歡有狗到處跑吧?」
「不會啊,鄰居沒找我抱怨過,晚上也一定會關回籠子裡。」
「但是昨天沒有回來。」
「對,我還以為牠去哪裡闖了禍,被人家修理,今天早上出來找,沒想到卻發生了這種事。」
有輛四輪傳動車從產業道路上開了過來,川久保一看,車上有兩名男子,車子慢慢經過警車旁邊,副駕駛座上的男子似乎注意到狗的屍體,表情有些驚奇。
川久保趁機記住了車牌,是習志野的車牌,代表他們是趁現在來獵蝦夷鹿的獵人。每到這個時節,本州那邊就會有許多人到十勝地方來獵蝦夷鹿。
大西望著四輪傳動車遠去,又說話了。
「應該就是那種人開的槍,打不到鹿就隨便找東西出氣,要把子彈都打光才甘心。」
川久保說:「還不確定是怎麼回事,不過毀損財物確實違法,我能不能相驗這隻狗?」
「相驗?」
「或許狗不該說相驗吧……總之要確定死因才行。」
「你要把屍體帶去大學?」
帶廣有畜產大學,但是距離此地六十公里以上,還是運到隔壁町的合作社比較快。
「不是,我要請合作社的獸醫幫忙,能不能請你用卡車幫我運到診所?」
「可以啊,不過合作社獸醫只會看牛吧?」
「應該可以幫忙相驗才對。」
大西走向狗的屍體,雙手拉起兩隻前腳,身上的工作服立刻沾滿血跡。
川久保抬起狗的後腳,發現這隻狗相當沉,應該超過四十公斤,相當於一個中學生,或者個頭較小的女人的重量。
他想起社會上流傳著一句話。
變態脫離社會體制的第一步就是殘殺小動物,最後會去殺……
希望不是這麼回事,希望這件案子只是獵人臨時起意,但願如此。

 

更多試閱請點這裡

 

相關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