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席》內文試閱

1
警視廳與其他的公家機關一樣,在四月人事異動公告頒布之前,也是謠言滿天飛,過了三月中旬,這些謠言就會逐漸變成可信度極高的消息。
宇田川亮太的心情浮動,因為在諸多人事相關的謠言中,有兩個消息特別令他在意,對他來說,算是值得高興的事。
一是之前在月島署的特搜總部曾經共事,隸屬於下谷署的土岐達朗要來警視廳刑事部第一課的消息。與土岐結伴調查,宇田川從他身上學到很多。
據說土岐被指派到特命搜查對策室,該單位主要是負責尚未偵破的案件後續調查作業,成立於二○○九年,共有特命搜查第一到第四係,土岐即將被調至第四係。
雖說是調來警視廳本部,同屬搜查一課,但也不見得就能一起工作。宇田川隸屬於殺人犯搜查第五係,是刑事的第一線,而土岐預定分配到的特命搜查對策室則是以後續調查為主要任務,因此工作上不太會有交集。儘管如此,光是想到土岐在身邊,就能讓宇田川感到勇氣百倍。
另一個好消息是初任科(譯註:警校生須通過六個月的學科及術科課程後,才能成為正式警察)同期的大石陽子和土岐一樣,被拔擢到警視廳本部。
大石的身高在同期女警中可說是鶴立雞群。初任科畢業後,宇田川去了世田谷署,大石陽子則分發到牛込署,自從宇田川調到警視廳本部後,就沒什麼機會再見面了。然而,初任科時代及在轄區執勤時,他們再加上蘇我和彥三人經常一起吃飯喝酒,意外地志趣相投。
蘇我和彥先是在碑文谷署執勤,之後分發到警視廳本部的公安部公安總務課,有天突然遭到懲戒免職,但實際上好像並未真的被開除。
公安部是連身為刑警的宇田川也不太了解的部門,裡頭似乎藏有大大小小、各式各樣的祕密。後來便與蘇我很難見上一面,就在這個時候大石來了,真是令人欣慰。
他們會從四月一日到任。這也是慣例了,每年一到三月下旬,廳內的氣氛就變得躁動不安,不管是要調動的人還是不會調動的人,都把人事異動放在心上。
參與搜查的案子已告終結的隔天下午,宇田川得面對辦公室裡堆積如山的文書工作。警視廳本部的刑警花在處理文書工作上的時間要比一般人想像的多太多。
宇田川對著筆記型電腦埋頭苦幹之時,剛才一直不在位上的植松義彥回來了。植松為五十二歲的警部補,和宇田川是工作上的搭檔。
「怎麼,心情很好嘛。」
「因為案子總算告一段落了。」
「不只是這個原因吧,四月的人事異動正合你意不是嗎?」
「可以再見到土岐前輩,我確實很開心呢。」
「土岐?見到他有什麼好高興的?」
「之前在月島署的特搜總部受他照顧了。植松前輩才是,您也很高興吧?」
「我才不會為了土岐來不來而有情緒起伏咧。」
植松與土岐是同期,在特搜總部是一搭一唱的好拍擋。
「是嗎?」
「我不是指土岐啦,有個和你同期的女警要來吧?」
宇田川嚇了一跳。
「您怎麼知道大石和我是同期?」
「這種事早就不是祕密啦,那位女警現在可是眾所矚目的焦點呢。」
「大石嗎?」
「對呀,畢竟她是經由指定調查員制度拔擢上來的。」
「哦,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看來並不是因為身為女性而使她成為目光焦點。
「你也不能再吊兒郎當的,人家可是從所有轄區裡脫穎而出的人選呢。」
女警指定調查員制度是以轄區的女警為對象,各署至少要指定一個人,專責發生綁架之類的案件時到指揮總部支援。
歷經一年兩次的訓練後,也有人像大石那樣,直接分發到警視廳本部。指定調查員制度同時也是挖掘人才的機制。
大石被分發的單位為搜查一課的特殊犯搜查第一係。
宇田川經常會在心裡犯嘀咕,警視廳本部這種長如裹腳布的單位名稱能不能想想辦法縮減,媒體最近都把特殊犯搜查係簡稱為SIT了。
近來警備部的SAT聲名遠播,也許是受此影響吧,現在都流行英文簡稱。順帶一提,SAT是Special Assault Team(特殊急襲部隊)的縮寫,所以一般都以為SIT是Special Investigation Team(特殊搜查部隊)的縮寫,但其實是搜查(Sousa)的S、一課(Ikka)的I、特殊犯(Tokushuhan)的T。
原本是為了應付綁架案,成立於搜查一課內部,如今旗下已有四個係,其中特殊犯搜查第一係專門負責處理綁架、挾持人質以及搶劫事件。
搜查一課的門面再怎麼說還是殺人犯係,但是最近對SIT的關注日益高漲。可能是因為在挾持人質或搶劫的事件中,經常有機會見諸於報端吧。在這些案子裡負責與嫌犯進行交涉或突擊、壓制嫌犯是SIT檯面上的部隊,女性成員則稱為檯面下的部隊,因為她們得在發生綁架案的時候偽裝成肉票的母親或妻子,協助辦案。女警人數十分有限,因此SIT非常忌諱她們的長相被媒體拍到,嚴防洩露她們的身分。
大石也將如此吧,宇田川心想。
(未完待續)

無迴響

仍無迴響。

本篇文章的迴響 RSS 訂閱。

抱歉,本篇的迴響表單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