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雪圈
ISBN9789869388306
暴雪圈
定價 NT$360  優惠價 NT$240
ISBN9789869388306
缺貨 / 補貨中

 

基本資料

  • 原文書名:暴雪圈
  • 出  版:青空文化
  • 作  者:佐佐木讓
  • 譯  者:李漢庭
  • ISBN:9789869388306
  • 初版發行:2016年12月13日
  • 書  系:娛樂系
  • 規  格:10.5 cm×14.8 cm
  • 頁  數:黑白480P
  • 裝  訂:平裝
  • 語  言:繁體中文

 

內容簡介

 
暴雪夜,人心欲望開始暴走!
 
《制服搜查》好評續作!
前刑警搖身一變,成為駐在所警察大叔──
川久保篤,再度登場!最精采的警察懸疑小說

 
初春三月末,人稱「彼岸荒」的強烈暴風雪侵襲北海道東,對外交通斷絕的志茂別町,宛如一座陸上孤島。
此時,駐在所員警川久保篤在河邊發現一具被大雪深埋的女屍。無獨有偶,在帶廣犯案的強盜殺人犯也在竄逃到了志茂別……在町裡,同時也發生了多起事端,中年男盜開公司保險箱捲款潛逃;高中女學生遭養父性侵而逃家;人妻欲了結外遇關係遂而興起殺意,各路人馬因自然天災(命運召喚?)不約而同聚集在郊外民宿裡。貪念、愛憎、私利……人心欲望在暴雪夜蠢蠢欲動。

 
北海道志茂別町,一場暴雪將掀開「轄區犯罪率最低」表層底下的真貌
苦等不到支援的川久保篤好忙!他該如何解除這場風暴危機?

 

志茂別町駐在所唯一員警──川久保篤
 
警察生涯二十五年,作為強行犯班搜查員的一員,始終活躍在第一線打擊犯罪。直到北海道道警本部因內部警員瀆職事件,決定活化警力,將資深警官大搬風,川久保因而被牽連調任至北海道鄉間駐在所擔任巡查部長,從此便衣刑警變成了穿制服的警察大叔。

 
本書重點:
1、 本書為佐佐木讓「川久保篤系列」第一部,少見以派出所警員為主角的警察小說。
2、 二○○七年「這本推理小說了不起」第二名傑作(力壓宮部美幸《無名毒》、乙一《槍與巧克力》以及東野圭吾《紅色手指》)。
3、 TBS電視台於二○一三、二○一六年三度改編推理特別劇。

 
 

作者介紹

佐佐木讓 SASAKI JOH
一九五○年出生於北海道夕張市。一九八四年成為全職作家前,曾任職於本田技研工業、各大廣告公司。
一九七九年以〈鐵騎兵,跳躍吧〉獲得ALL讀物新人獎。一九九○年以《來自擇捉島的緊急電報》獲得山本周五郎獎、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和日本冒險小說協會大獎三冠王殊榮。二○○二年以《武揚傳》獲得新田次郎文化獎,一○年更以《在廢墟中乞求》拿下了直木獎。另著有《柏林飛行指令》、《制服搜查》、《警官的血》、《暴雪圈》、《警官的條件》等作品。
其中,《制服搜查》罕見以基層駐在所警察為題材,充滿濃厚的社會派書寫,獲得二○○七年「這本推理小說了不起」第二名,也為隔年同樣以駐在所警察為題材的《警官的血》奠下基礎,贏得了二○○八年「這本推理小說了不起」首獎。

 

譯者介紹

李漢庭
一九七九年生,畢業於國立海洋大學電機系,自學日文小成。二○○三年進入專利事務所從事翻譯工作,二○○六年底開始從事書籍翻譯。領域從電機專利文件乃至於小常識、生活醫學、科技等等的中日對譯,樂於在工作中吸收新知識。目前嘗試將觸角延伸到特殊造型與影像創作,有各方面之作品。往後仍希望能接觸更多領域,增加知識廣度,同時磨練文筆。譯有《萬能鑑定士Q》、《白色榮光:純真游擊隊的慶典》、《咖啡,再一杯》等書。

 

內容試閱

 
1

這個季節發生在北海道的風暴俗稱彼岸荒,大概發生在三月的彼岸節(譯註:春分或秋分加上前後各三天,共七天長的一個日本民俗節日)。每年發生的時期多少有些差異,有時候甚至到了四月才會碰上。
北海道東部的彼岸荒還會搭上大雪,雖然不是嚴冬,濕冷沉重的大雪一樣能摧殘大地,經常讓幹線公路干腸寸斷,就連一萬人口左右的大町也會被孤立一天以上。
今年彼岸節的壞天氣出奇地客氣,只造成山路晚上無法通行而已。
當地居民全都認為還要再來一波,冬天不可能就這樣結束。
沒錯,直到三月底市區的雪都消了,真正名符其實的彼岸荒才席捲而來。

川久保篤巡查部長衝向駐在所的電話機。
他剛好結束上午第一趟巡邏,回到北海道警察釧路方面廣尾署.志茂別駐在所,剛從小型警車下來就聽到電話鈴聲,對方可能已經打了七、八通,還看到一張傳真,但傳真就等等再瞧吧。
川久保拿起話筒說,你好這裡是志茂別駐在所,對方接著開口了。
「警察先生,我是安永。」
當地的農家男子,每年農忙過了就到處打零工,記得冬天應該是在建築公司開除雪車。
「怎麼了?」川久保問,既然先打駐在所而不是一一○,代表不是什麼要緊事。
安永的口氣有些擔心。
「我在茶別橋那邊好像看到一個人,就埋在雪地裡,穿著紅色上衣,可是太遠了也不是很清楚。」
「一個人?」
是屍體嗎?
話說最近轄區沒有尋人案件,也沒聽說哪裡有人失蹤,不僅志茂別駐在所的轄區沒有,連整個廣尾署轄區都沒聽說過。
川久保問:「你是今天才看到?」
「對,我每天都經過,今天才發現斜坡底下的雪堆那邊,好像埋了一個人。」
這一帶最近兩星期都沒下雪,而且前幾天來了一波暖空氣,街區跟向陽面的農地幾乎都已經融雪,應該是要進入融雪期了。
一旦開始融雪,就會有很多東西從雪堆裡冒出來,比方說非法棄置的垃圾、被風吹走的農用器材、掉落的汽車零件,甚至是貓或鹿的屍體。每年融雪結束,當地居民就會出來撿垃圾,道路養護單位也會出來清掃路邊垃圾,但最少得等融雪後兩個星期才會開始行動,現在可說是垃圾正要冒出頭的時候。
川久保又問:「看到了臉或手腳嗎?」
「是沒有啦。」安永含糊地說:「但是看來不像一件衣服掉在地上,像是有人穿著,有點噁心,有人來報案了嗎?」
「沒有,我也是現在才聽說。」
「我想說跟警察先生講一下。」
「謝謝,茶別橋是吧?」
「從町裡過去,過橋之後左邊就是了。我是下車想在路邊撒泡尿,往橋那邊一眼望去就看到了,在車上還看不到喔。」
「我去瞧瞧。」
「風很大,車在橋上差點被吹歪,這好像是廢話喔?」
「那裡只要風大,車子就容易打滑。」
「下午風還會更大,你聽說了嗎?」
當然聽說了,當地電視台的氣象預報全都呼籲下午要小心暴風雪,龐大的低氣壓將形成多年來最強的彼岸荒。川久保來這座駐在所上任即將要度過第二個冬天,去年就已經體驗過彼岸荒了。
去年的彼岸荒從傍晚持續到隔天中午,暴風離開之後,國道與道道都得花時間除雪,下午一點國道二三六號才開通。當天正好是周末,學校放假,公司也幾乎都沒上班,商店大多臨時打烊,十勝客運停駛半天。很少有民眾出門,大概只有北海道開發局或帶廣土木現業所的員工必須當班。也因為如此,當天志茂別町沒有任何車禍或山難,平安迎接雪過天晴的星期一。

 

更多試閱請點這裡

 

相關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