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駿(全二冊)
ISBN9789869330398
優駿(全二冊)
定價 NT$760  優惠價 NT$448
ISBN9789869330398
有庫存
數量
ISBN9789869330398 ISBN9789869330398

 

基本資料

  • 原文書名:優駿
  • 出  版:青空文化
  • 作  者:宮本輝
  • 譯  者:劉姿君
  • ISBN:9789869330398
  • 初版發行:2017年3月8日
  • 書  系:文藝系
  • 規  格:13 cm×18.6 cm
  • 頁  數:黑白768P
  • 裝  訂:平裝
  • 語  言:繁體中文

  

內容簡介

  
意志與血脈造就的美麗生物,從配種開始,就是一場豪賭!
 
以「祈禱」為名,帶著人類深切的一念之力
歐拉西翁,跑吧!


 
「但願花影生產平安。願生下的是匹公馬。願牠是匹天生注定要成為名馬的小馬,飛快有如受到風神垂愛,狂野有如狂風暴雨。」在少年的祈禱下,一匹小馬誕生在北海道靜內的渡海牧場。這匹馬是少年父親渡海千造拚上育馬生涯的最後賭注。
被命名為「歐拉西翁」(意為祈禱)的小黑馬,體內淌流著純種馬三大始祖之一高多芬阿拉伯馬的血液,在眾人期盼下走上了賽馬之路。一個從配種開始即被精密計算的生命,承載著牧場主人、馬主、馴馬師、騎師等人的夢想,無形間也牽引著他們的人生。愛憎、好勝、嫉妬、背叛、敵愾同仇,人與血脈抗爭、與自然搏鬥,最終能否主導命運?或者,這一切依舊是造物者的安排?

 
「頭一次見識到純種馬之美。生物各有各的美,然而,人為製造出來的生物的確擁有一種獨特而不可思議的美。純種馬之美的深處之所以蘊含近似哀愁的情感,正是因為牠們歷經了比其他任何生物更加殘酷的人為淘汰,而牠們被孕育出來的過程,也違反了人類智慧終究無法窮究的生命法則。」──摘自內文
 

 
【書籍重點】
 
1、宮本輝長篇代表作,華文世界首度出版
2、吉川英治文學賞歷年最年輕得主,第一屆JRA馬事文化賞
3、日本富士電視台開台三十週年紀念改編電影作品

 
 

作者介紹

 
宮本輝(Miyamoto Teru)
一九四七年出生於日本兵庫縣神戶市,追手門學院大學文學部畢業。曾任職於廣告公司,而後因患精神恐慌症,遂辭去工作,專心創作。一九七七年以處女作〈泥河〉獲太宰治賞,隔年一月又以〈螢川〉獲日本文學最高榮譽芥川賞,於同年八月在《新潮》月刊發表短篇小說〈幻之光〉,是為宮本文學定調及其轉型之作。之後陸續獲得吉川英治文學賞、文部大臣賞、司馬遼太郎賞,二○一○年秋天獲頒紫綬褒章。
著有《川的三部作:泥河.螢川.道頓堀川》、《幻之光》、《錦繡》、《胸之香味》、《月光之東》、《約定的冬天》、《優駿》,以及生涯系列長篇《流轉之海》、《地上之星》、《血脈之火》、《天河夜曲》、《花之迴廊》、《慈雨之音》、《滿月之道》、《從田園出發,騎往港邊的自行車》等五十餘部作品。

  

譯者介紹

  
劉姿君
輔大譯研所修畢,曾任職於日商公司、出版社、現為專職譯者。譯有《路》、《女神的逆鱗》、《錯誤》、《寂靜的爆彈》「ST警視廳科學特搜班」系列等作品。

 

收錄章節

 
上冊
台灣版序 宮本輝
第一章 誕生
第二章 高多芬之血
第三章 祈禱與寶石
第四章 小木偶
第五章 傷
 
下冊
第六章 翠綠大道
第七章 鎖環
第八章 冬鳥
第九章 春雷
終章 長河
後記
解說 生之尊嚴,生之祈禱──宮本輝在《優駿》中的叩問 陳蕙慧

 

台灣版序

 
現今的世界隨著經濟貧富懸殊,人類也陷入了精神性貧富差距的漩渦之中。
愈來愈多的人被膚淺的東西吸引,卻厭惡深刻的事物;過度評價無謂小事,卻蔑視真正重要的大事。
而我想,這個傾向將會日益嚴重吧。
然而,在精神性這個重要問題上,其實無關學歷、職業與年齡。因種種原因無法接受高等教育的無名大眾中,還是有許多人擁有深度的心靈;反觀更有無數從優秀大學畢業的人,做著令人欽羨的工作,仍無法擺脫幼稚膚淺的心智,任由年華虛長。
我二十七歲立志成為作家,至今已經四十年。這段時間以來,我總秉持著,想帶給那些含藏著深度心靈、高度精神性的市井小民幸福、勇氣與感動的信念來創作小說。
四十年來,我所引以為豪的,是我努力在小說──這個虛構的世界裡,展示了對人而言,何謂真正的幸福、持續努力的根源力量、以及超越煩惱與苦痛的心。
因此,那些擁有高學歷、經濟優渥,但心智膚淺、精神性薄弱的人,應該不會在我的小說面前佇足停留。
而有這麼多台灣讀者願意讀我的小說,我感到無上光榮也十分幸福。衷心希望今後能將作品與更多的朋友分享。
宮本輝

 

內容試閱

  

  
是風聲嗎?還是牧場旁西貝查利河的潺潺水聲?分不出是遠是近的悄然聲響,聽在趕了九匹母馬進馬房後的渡海博正耳中,忽然顯得好響。
夕陽落在紅屋頂的馬廄上。四月中旬的靜內還很冷,應已相當青綠的牧草在夕陽下看來彷彿一片乾枯。長毛雜種狗佩羅搖晃著牠的大肚子和數個粉紅色飽漲的乳房,纏著博正嬉鬧。大腹便便的佩羅隨時可能會生產,卻不知是花影會先生,還是佩羅先生,又或者是遠嫁東京懷著第一胎回娘家北海道待產的姊姊先開始陣痛,博正關上馬廄的門,邊上閂邊笑著想。
一回頭,夕陽正朝水平線另一端小小突起的山邊落下。放眼望去盡是牧場。在恢宏的夕陽之下,牧場蜿蜒起伏,連綿無盡。自博正有記憶以來,這片風景便不曾稍變。遠處有培拉利山,幾匹馬兒化為小點,發著紅光。
花影的預產期是四月十三日,但已逾期一星期卻沒有任何產兆。然而今天早上,正將馬從馬房放到牧場時,母親多繪朝花影的大肚子看了一眼,低聲說:「就快了。」
多繪的眼光很準,就連父親千造和鄰居丸山牧場的牧童頭子都十分信賴。說不上為什麼,就是從大肚子垂下的樣子直覺如此,但既然多繪說就快了,那麼小馬將會在當天夜裡、最遲隔天中午便會出生。
花影留下十二戰四勝、三次亞軍的戰績,於兩年前從賽馬場回到他們渡海牧場,當時博正才高二。花影是父親千造一手培育的,由美國進口的一匹名為「風暴超人」的種馬,與自己的母馬「莉莉艾斯」交配生下的。千造看上的是,風暴超人的父親是美國三冠馬「大風暴」,而莉莉艾絲的父親是一匹叫作「菲利浦」的種馬,雖是法國馬,但曾遠征英國留下了好成績。
千造甚至求神拜佛希望能生下公馬,但生下的卻是隻深棗色的母馬。千造決定用這匹小馬作為自己牧場上的基礎母馬。小馬出生那年的初夏,有馬主出價想買,價錢比千造希望的高了將近一百萬。來自關西的馴馬師砂田重兵衛看上這匹馬,勸一同前來的馬主鹿島買下。當時,馴馬師、馬主以及育馬者渡海千造之間做出一項協議。當馬結束賽馬生涯作為繁殖馬時,必須還給渡海牧場。因此,千造並沒有賣斷小馬,而是以四百萬圓的代價租給了馬主。小牧場的資金週轉為此變得極為困苦,但千造仍咬牙撐過來了。

 

更多試閱請點這裡

 

相關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