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們
ISBN9789869388320
男朋友們
定價 NT$320  優惠價 NT$256
ISBN9789869388320
有庫存
數量

 

基本資料

  • 原文書名:男ともだち
  • 出  版:青空文化
  • 作  者:千早 茜
  • 譯  者:陳系美
  • ISBN:9789869388320
  • 初版發行:2017年3月28日
  • 書  系:文藝系
  • 規  格:13 cm×18.6 cm
  • 頁  數:黑白320P
  • 裝  訂:平裝
  • 語  言:繁體中文

  

內容簡介

  
二十九歲的神名葵是小有名氣的插畫家,輕易地跟男人上床,感覺膩了就分手,即使腳踏多條船也不覺得有罪惡感,感情生活自由又奔放。
 
與長年交往的男朋友同居,不時和已婚的醫生情人約會,與大學時代的社團學長一起嘲笑所謂的道德,再安然無事地相擁而眠。
 
一個人上酒吧,喝波本威士忌不兌水;喜歡男人,卻不曾仰望過誰。
唯一相信,黑暗盡頭,有美麗的光芒。
 
那些似近而遠,似遠而近的男朋友們,以及工作、友情所構成的,濃烈又帶點苦味的大人日常。

 
【書籍重點】
 
資深出版人 陳蕙慧 專文導讀
 
愛的真相何在?
當「男的朋友」翻轉成「男朋友」時?或「男的朋友」永遠是「男的朋友」?

千早茜以威力萬鈞的筆力,寫出多種男與女的關係和分合,試圖探求或接近愛的真相。

 
 

作者介紹

 
千早茜 (Chihaya Akane)
 

1979年生於北海道,立命館大學畢業後出版的第一本作品《魚神》一舉拿下泉鏡花文學獎,成為備受期待的新銳作家。
因父親工作的關係,小學時代有四年半的時間居住在非洲尚比亞,祖父母固定每個月從日本寄來的五本書無法滿足她對讀日文書的渴求,因而萌生創作的欲望以及將來要成為作家的志向。
作品多探討當代年輕男女的新愛情觀與現實社會折衝之下的曲折,嘗試為無法言喻的微妙情感找到合適的聲線。
努力耕筆寫作並獲得各大文學獎項肯定,已囊括了SUBARU小説新人獎(2008年)、泉鏡花獎(2009年)、島清戀愛文學獎 (2013年),近年更是直木獎呼聲最高的熱門候選人。

 

譯者介紹

 
陳系美
文化大學中文系文藝創作組畢業,日本筑波大學地域研究所碩士,曾任空中大學日文講師、華視特約譯播,現為專職譯者。譯有山本文緒《藍,或另一種藍》,山田詠美《賢者之愛》,佐野洋子《靜子》《我可不這麼想》,東野圭吾《假面飯店》,太宰治《小說燈籠》等書。

 

收錄章節

 
給台灣讀者的話
導讀/當愛,如飲威士忌不兌水──
日本大型新銳作家千早茜的後青春女子烈/獵愛物語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終 章

 

導讀文

 

當愛,如飲威士忌不兌水
——日本大型新鋭作家千早茜的後青春女子烈/獵愛物語

 
一個女子會在什麼情況下,認定或承認交往的對象是男朋友?更進一步說,一個未解世事的女孩,和一位已經有過幾段男女關係的女性,對男朋友的定義定然會有微妙的不同,何況,基於某些原因,有時即使心裡認定,也不一定對外承認。由此可知,儘管我們似乎可以界定世俗裡何謂「男朋友」,但也必須承認有許多時候對自己、對他人,此稱謂或身份仍會處於一種模糊的、撲朔迷離的狀態。
 
男朋友是單方面精神上的認定、雙方彼此精神上的認定,又,是否發生肉體關係重不重要?時代環境的變化、女性自覺的提高、對男女主從關係的思考,還有情感的性質,使得這個問題的答案越發難以明確。而究竟是什麼更深沉的原因造成了這樣的不明確?這不明確就是一種不穩定嗎?會把一個女孩或女人,帶到一條怎樣的感情道路?
 
千早茜做為一位出道作《魚神》(2008)即奪下「SUBARU」小說新人獎和泉鏡花獎而一舉成名、備受期待的女性作家,她如何看待這個命題?在面對人類處境時,寫作者的性別於此一題材上容許被凸顯出來,以女性的觀點,藉由冷靜的心與看似奔放不覊挑釁的筆,提出觀察和見解。
 
台灣讀者不熟悉的日本新銳作者千早茜,有一段特殊的成長經歷。她出生於北海道,小學一年級到四年級期間,因擔任獸醫、專攻病理學的父親受聘至非洲尚比亞一家大學教書,而舉家移民,定居當地,除了接受風氣自由的美國學校教育,也在任國語教師、嚴格的母親主辦的日本語學校上課。自小大量閱讀,因不適應回國後暫居北九州的生活,更以閱讀來逃避現實的挫折,待在圖書館的時間比待在教室裡多得多。她初中時搬回北海道,高中亦如一般的文學少女,耽讀名家名作,唯一不同的是只讀已逝作家的作品,直到上了大學才讀當代的村上春樹、小川洋子和川上弘美。…
 

更多導讀請點這裡

 

內容試閱

  
我被埋在色彩絢麗的泥巴裡。
即使在睡夢中,仍清楚知道我在做夢。泥巴交互混合形成圖案,我在半醒半睡中享受這紊亂鮮豔的夢。
色彩時而清晰成形,促使我想拿起素描簿畫畫,卻又被泥巴困住動彈不得,焦躁難耐,也想就這樣沉入繽紛的漩渦裡,那感覺近似忍尿後解放的快感。每當要滅頂,又在千鈞一髮之際浮起,如此來來回回不斷重複。
突然,色彩爆裂開來,一股低沉的震動聲,將我的意識拉回來。我的手反射性地在沙發上摸索,但指尖只傳來布料粗糙的觸感,過了一會兒我才想起,手機放在餐桌上,震動聲依然持續著,毫不客氣地竄進我通宵熬夜昏沉的腦袋。雖是將手機設成震動,仍感到刺耳,但我完全不想起身。
往壁鐘一看,才清晨七點多。從窗簾細縫射入的晨光很透明,又帶著些許夜的灰藍。腦袋逐漸清醒。會在這個時間打來的只有真司吧,一定是值完班一時興起,就試著打來看我會不會接。
我依然躺在沙發上,看著彰人站在開放式廚房的背影。
一陣洋蔥炒肉的香氣飄來,今天的配菜也是薑燒豬肉吧。彰人每天早上都會自己做便當。男人做的料理,通常是一個平底鍋就能完成的菜,同居五年以來,他這個習慣一直沒變。職場上打工的大嬸都很喜歡他,誇他是個勤快的年輕人。
聞到油脂味,使我反胃想吐,於是起身,這才想起,我昨天到現在沒吃什麼像樣的食物。
手機依然在餐桌上震動。彰人邊掀開電鍋蓋邊說:「妳不接嗎?說不定是工作相關的電話。」
怎麼可能在彰人面前接?心裡咒罵真司竟然在這種時間打來。
我若沒先約好時間就打電話給他,他便會表現出一副被打擾的樣子,自己卻隨時想打就打。他要顧慮到自己已婚的身分,就不必考慮我得注意同居人的感受嗎?
「編輯和美術設計師都不會這麼早上班,可能是惡作劇吧,最近垃圾郵件也很多。」
「你手機號碼都沒變吧?你的名字常在報章雜誌上出現,要不要換一下?」
「說得也是。」
我不置可否,彰人轉過頭來,做出舉起飯匙的動作。
我搖搖頭。儘管胃裡空無一物,但情緒亢奮不想吃東西,熬夜趕工的日子總是如此。
「占星雜誌的插畫,完成了啊?」
彰人看著貼在牆上的工作行程表,我才剛又畫了一個紅色叉叉上去。
「嗯,勉強趕上了。沒想到畫十二星座的女生還蠻難的。我不想照一般的既定印象去畫,結果寄了草圖過去,他們說不太像要我重畫。可是為何獅子座一定要很有氣勢,水瓶座一定很沉穩,這種依出生月份就決定一個人給人的印象你不覺得太不合理了嗎?更何況……」
「嗯嗯。」
彰人背對著我點頭,我把接下來的話吞了回去。…

 

更多試閱請點這裡

 

相關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