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警視廳失蹤課・高城賢吾
ISBN9789869388399
邂逅───警視廳失蹤課・高城賢吾
定價 NT$320  優惠價 NT$256
ISBN9789869388399
有庫存
數量

 

基本資料

  • 原文書名:邂逅
  • 出  版:青空文化
  • 作  者:堂場瞬一
  • 譯  者:李漢庭
  • ISBN:9789869388399
  • 初版發行:2017年05月25日
  • 書  系:娛樂系
  • 規  格:10.5 cm×14.8 cm
  • 頁  數:黑白512P
  • 裝  訂:平裝
  • 語  言:繁體中文

內容簡介


「失蹤課的工作不是從案發現場出發,每次都要從起跑點大後方開始。」
──警視廳失蹤課 高城賢吾

 
知名大學理事長失蹤,家人一度報案協尋,卻在失蹤課出動之後,家屬態度丕變,完全不願配合,加上校方的說法反覆,讓高城賢吾等人如陷五里迷霧中;仙台發現一具女性的遺體,正是資深刑警法月大智負責尋找的某女子短大經營顧問,心臟有如不定時炸彈的法月拚了命想查出女子的死因,憂心的高城該如何是好?

 
少子化衝擊 高教海嘯下的搶人大作戰
搶人搶到人失蹤 嗜血媒體一旁轉

 
上有怕事長官 下有拚老命部屬
頹而不廢的高城大叔:「只有挺起胸膛硬扛起來了啊!」
「警視廳失蹤課 高城賢吾」系列第三彈

 
失蹤課三方面分室……預算少、事情雜、成就低=警視廳客服部
 
—–
《邂逅》相關人物介紹
 
烈酒是主要熱量來源,止痛藥配咖啡喝的大叔刑警 高城賢吾
「最好的單位就是像失蹤課這樣不需要拚命一樣能領薪水。」
想重回主流戰場,有功可邀絕不跟你客氣的野心室長 阿比留真弓
「笨蛋真是無所不在,課長您說對不對?」
本有大好前途,卻因故背黑鍋降調,渾身帶刺的菜鳥女警 明神愛美
「既然是我的主管,就請你給我振作點!」
即將退休,天天準時下班的老刑警 法月大智
(按著左胸)「醫生要我不要太拚,你們也別拚過頭啊!」
 
【書籍重點】
 
1、「引領娛樂小說界的全能寫手」日本最暢銷的警察小說作家
2、系列累銷在日突破125萬冊

 

作者介紹

 
堂場瞬一 (SHUNICHI DOBA)

 
一九六三年出生於日本茨城縣。畢業青山學院大學國際政治經濟學部。二○○○年出道作以運動小說《8年》獲得集英社創辦的「小說昂新人獎」。隨後風格一變,第二部交出了警察小說「刑警鳴澤了」首部曲《雪蟲》引起文壇注目,從此成為最受日本讀者期待的警察小說作家。除了「刑警鳴澤了」系列,另著有「警視廳失蹤課高城賢吾」系列、「警察廳追蹤搜查係」系列等膾炙人口作品,也屢屢影像化,搬上螢光幕。
堂場瞬一筆耕不輟,本本熱銷,題材新穎,二○一五年寫作生涯邁向第十五個年頭,角川書店前社長角川春樹讚譽他為「引領娛樂小說界的全能寫手」。

 

譯者介紹

 
李漢庭
一九七九年生,畢業於國立海洋大學電機系,自學日文小成。二○○三年進入專利事務所從事翻譯工作,二○○六年底開始從事書籍翻譯。領域從電機專利文件乃至於小常識、生活醫學、科技等等的中日對譯,樂於在工作中吸收新知識。目前嘗試將觸角延伸到特殊造型與影像創作,有各方面之作品。往後仍希望能接觸更多領域,增加知識廣度,同時磨練文筆。譯有《萬能鑑定士Q》、《白色榮光:純真游擊隊的慶典》、《咖啡,再一杯》等書。

 

內容試閱

 
1
 
酒鬼最大的特色就是對痛苦十分健忘,且屢試不爽。明明身體與頭腦的深處牢記著宿醉的苦,喝醉酒的隔天會全身缺水,舌頭腫脹無法呼吸、整天頭昏眼花不時想吐,腦子裡像是土石流來襲一樣劇痛,痛得刻骨銘心還是無法嚇止。
「高城哥,請你節制一點好嗎?」
我懶洋洋地趴在桌上,聽見有人在我面前放東西的聲音,睜開眼睛一看,是透明的,結了露的,寶特瓶。忍著頭痛緩緩抬起頭來,明神愛美正雙手叉腰站在我面前,穿著亮面白襯衫配西裝外套,還有黑色牛仔褲。牛仔褲?混帳!現在警視廳可以穿牛仔褲上班?是為了活動方便嗎?警察的紀律都到哪去了?
是說我本身也沒什麼紀律可言,不對,我比她還惡劣,因為我在辦公室裡吐出了濃濃的酒味。
「請快把這喝了,醒醒酒吧。」
「沒有,我沒喝酒。」
「少來,你的公文一件都沒辦,而且還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還有這酒臭味……」愛美左手捏住鼻子,右手在面前揮了揮。
「哪有,我精神超好。」我搖搖頭,卻立刻感到被人拿鐵鎚重擊後腦般劇痛,忍不住呻吟。
「高城哥,這是明神的武士慈悲(編按:意指雖是死敵,但仍尊重對方的名譽與尊嚴。),你就老實地……」
「醍醐你給我閉嘴!」
「喝,是。」答話跟平時沒兩樣,只是語氣不同,他在偷笑?我使出僅剩的力氣睜開眼,醍醐別過頭去,肩頭微微抖動。混帳,我都要虛脫了,你還一旁看戲?
實在沒力氣跟他們插科打諢,只好用力喝幾口水,水分浸透全身的感覺確實舒服。喝了水之後稍微安靜地坐著,免得驚動了敏感的胃。只要補充水分,吃點止痛藥,下午應該就能正常工作了。
「高城哥,你其實酒量很差吧?」明神說。
「酒量差?那我每天晚上是喝假的喔?」
「酒量好的話,就不會這麼痛苦吧?」
真是說得我無言以對。我確實常喝酒,一年到頭大概只休幾天沒喝,會變成這樣,都是七年前,我那七歲女兒失蹤之後才開始……不過現在想這些也沒用,追溯我高城賢吾的黃湯史,並無法消除現在這一身的痛楚。
我舉起寶特瓶一口氣往嘴裡灌,喉嚨一陣冰涼總算讓意識清醒過來。眼前是成堆的公文,都是轄區警署送給失蹤人口搜查課三方面分室的失蹤人口名單。每天每天都不斷有新名單堆在我面前,我的任務就是確認裡面有沒有任何犯罪的嫌疑,不過大部分的案子乍看之下都沒什麼問題,通常是當事人自己離家出走,而且以成年人居多,警方基本上是無法可管。我看過之後的公文會轉給室長阿比留真弓,她再檢查過一次就會分門別類歸檔,這些案子便永不見天日。
今天原本打算速速處理這些每天該看的文件,再看看那些被埋在資料庫裡的舊案子。最近手上沒有什麼急案,每天又熱得讓人提不起勁,總要找個藉口避免出門去跑,所以昨天直到傍晚,我都堅持要保持清醒,整天處理文件就好。
我本來是這麼打算,結果昨天晚上還是喝了酒,要不是最愛的角瓶剛好所剩無幾,應該會喝得更徹底。說到這兒,我想起昨天晚上把家裡存的酒都喝光了,想到要回去那個連酒都沒有的家,就不禁打了冷顫。明明宿醉令人痛苦不堪,卻還想著回家路上要買酒,實在瞧不起這麼愚蠢的自己。
「喲,早啊。」
有人打招呼,我勉強抬頭,看到一個不該出現在這裡的人,瞬間酒全醒了。
「老爹,你怎麼會來?」

 

更多試閱請點這裡

 

相關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