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狼:刑警‧鳴澤了
ISBN9789869488938
孤狼:刑警‧鳴澤了
定價 NT$320  優惠價 NT$256
ISBN9789869488938
有庫存
數量

 

基本資料

  • 原文書名:孤狼
  • 出  版:青空文化
  • 作  者:堂場瞬一
  • 譯  者:李漢庭
  • ISBN:9789869488938
  • 初版發行:2017年08月17日
  • 書  系:娛樂系
  • 規  格:10.5 cm×14.8 cm
  • 頁  數:黑白464P
  • 裝  訂:平裝
  • 語  言:繁體中文

 

內容簡介

 

黑霧逐漸逼近,
孤狼刑警落入超完美陷阱──
要殺人顧大局?還是被殺保組織?

 
一名刑警自殺身亡,一名離奇失蹤!
硬漢鳴澤了孤身迎擊、揭開警界黑幕!

 
自從鳴澤了成功阻止了一起跨國犯罪(精采故事詳閱《熱欲》)後,他如願以償地從青山署的生活安全課調到了刑事課。
有天,奉本廳(警視廳)理事官之命,與從另一警署來的新搭檔今敬一郎聯手,暗地搜尋失蹤的刑警。在找人的過程中,有來自各單位的刑警,相繼警告鳴澤了不該介入此事,甚至出現了神祕組織「十日會」出手阻礙調查。始終一頭霧水、搞不清偵辦方向的鳴澤了,與搭檔友人同心協力追查的結果,才發現該組織成員竟都是自己人──警察……
接連不斷的阻撓,心愛之人遭到威脅……連昔日同僚、如今為私家偵探的小野寺冴都被捲入其中。到底,十日會是何種組織?此次搜查失蹤刑警的真正目的為何?鳴澤了隱約嗅到了警察組織內部見不得光、腐敗的氣味。他直覺案情不單純,可能被利用了……

 
只是,警察怎麼可以懷疑警察?孤狼刑警再次心碎!

 
從故鄉新潟到東京,「警三代」鳴澤了職場努力記
精采絕倫,令人廢寢忘食的警察小說
日本刑事控書店員黑著眼圈熬夜也要推薦!

 
《孤狼》相關人物介紹
 
鳴澤了
 
祖父、父親都是刑警,從小耳濡目染,深深自覺生來就是要當刑警。他以刑警的工作為榮,享受以正當理由與權力逮捕犯人時的快感。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天二十四小時都不曾丟下刑警的身分。做事一板一眼,認為世界非黑即白,即使再細微的犯罪也不容逃脫。不管是親人或是警察同僚,犯了罪都一視同仁。二十九歲離開新潟縣警本部,三十歲重新考進東京警視廳派駐多摩警署。
鳴澤家的男人到中學畢業,一律到東京讀高中、大學,體驗單身生活。大學時代曾留學美國一年,因此精通英語。
考慮到刑警要經常跑現場,因此刻意菸酒不沾,不喝碳酸飲料以維持絕佳體力。

 
今敬一郎
 
練馬北警署刑警。巨漢,重達二百五十五磅,食量超大。與鳴澤了一樣,覺得自己天生就是要當刑警。但由於各種原因,將來他得辭掉工作,回老家的廟當和尚,繼承家業。與小野寺冴共同待過機動搜查隊,同事之間感情不太好。

 
堀本正彥 死亡的刑警
堀本美和子 堀本的妻子
戶田均 失蹤的刑警
戶田玲子 戶田的妻子
澤登 警視廳搜查一課理事官
福江 涉谷中央警署刑警
小瀧一浩 警視廳搜查一課刑警
藤沼章介 前警視廳搜查一課課長
新藤則昭 竊盜慣犯

新谷寬英 新潟縣警魚沼警署刑警
橫山浩輔 警視廳刑警
內藤優美 鳴澤死黨的妹妹,與鳴澤了交往中
內藤勇樹 優美的兒子
小野寺冴 前刑警,與鳴澤了有過曖昧情愫。現為偵探
 
 

作者介紹

堂場瞬一 SHUNICHI DOBA
 
一九六三年出生於日本茨城縣。畢業青山學院大學國際政治經濟學部。二○○○年出道作以運動小說《8年》獲得集英社創辦的「小說昂新人獎」。隨後風格一變,第二部交出了警察小說「刑警鳴澤了」首部曲《雪蟲》引起文壇注目,從此成為最受日本讀者期待的警察小說作家。除了「刑警鳴澤了」系列,另著有「警視廳失蹤課高城賢吾」系列、「警察廳追蹤搜查係」系列等膾炙人口作品,也屢屢影像化,搬上螢光幕。
堂場瞬一筆耕不輟,本本熱銷,題材新穎,角川書店前社長角川春樹讚喻他為「引領娛樂小說界的全能寫手」。至二○一五年十月創作冊數已突破百冊。

 

譯者介紹

李漢庭
 
一九七九年生,畢業於國立海洋大學電機系,自學日文小成。二○○三年進入專利事務所從事翻譯工作,二○○六年底開始從事書籍翻譯。領域從電機專利文件乃至於小常識、生活醫學、科技等等的中日對譯,樂於在工作中吸收新知識。目前嘗試將觸角延伸到特殊造型與影像創作,有各方面之作品。往後仍希望能接觸更多領域,增加知識廣度,同時磨練文筆。譯有《萬能鑑定士Q》、《白色榮光:純真游擊隊的慶典》、《制服搜查》、《暴雪圈》等書。

 

收錄章節

 
第一部 刑警失蹤
第二部 追擊
第三部 急轉直下

 

內容試閱

 
1
 
兩名男子十分相似。
兩人身高都是一百七左右,年輕時候練得勤,現在還是一身結實的肌肉。兩人都是柔道二段,在道場對練的時候總把年輕人嚇出一身冷汗。兩人都理短髮,腰桿筆直,穿著像制服一樣的亮眼白襯衫與紅領帶。
目前兩人只有一個差別。
其中一人死了。
男子在門內四下看看,他習慣在短時間內觀察現場並掌握狀況,比對腦中影像與實際狀況,看有沒有漏了什麼。好,沒問題,我沒留下任何待過這裡的證據。
深秋的夜冷得令人打顫,但男子渾身火燙,摸了頭上的短髮也沾得滿手汗水。他告訴自己沒事,完全掌握了容易看漏的重點,這個現場布置得完美無缺,刑警們肯定很快就有結論,鑑識人員也會點頭同意。
他知道自己幹了件傻事,但也是天經地義,或者說自以為天經地義。這男的該死,死有餘辜,犯罪的人就該受罰,或許這個罰並非來自於法律審判,但我只是大幅省略了法律程序而已。
屍體癱坐在窗邊牆上,像個喝到爛醉,從末班電車座位上滑下來的醉漢,看起來不甚美觀,卻也不覺得怕,因為他看習慣了。屍體只是件物品,即使死者死不瞑目,怒不可遏,也不會爬起來打人。再說他見過許多比這更淒慘的屍體,比方說全身脂肪都被燒光的焦屍,看起來像棵枯樹;上吊多日才被發現的自殺屍體,頸子會像裝置藝術一樣拉到幾十公分長;有次碰到三個人被火車撞死,還不小心踩到一個胃,相較之下眼前這具屍體實在不算什麼。
他聳肩嘆氣,離開屋子,突然一陣冷風吹得他打了個寒顫。
腦中重新檢驗一次,沒有漏掉什麼,關上門。
但男子終究看漏了一件事,死去的男子右手握著一張扭曲的小紙條,完全隱藏在手掌心裡。
紙條上有工整的小字,寫著「鳴澤了」。

「哎喲喂,真傻眼了我,突然看到全身光溜溜的人啊!光屁股遛鳥有沒有?其實看了光屁股的男人也沒意思,不過我真的這輩子第一次看見有人逃命逃成這樣。我也不知道怎麼也跟著逃了,是說我曾經被豐島警署的刑警追,在池袋大街上跑馬拉松,我講過吧?大概二十年前了,當時我好年輕啊。」
我用鉛筆尾端敲著紙面,總不能吼一個願意配合調查的人,但他實在很多話。
新藤則昭,外號「空門老新」,是經常住監獄的竊盜慣犯,兩年前歲數剛滿一甲子,慣用手法就是闖空門,所以才有這個外號。即使年輕的時候身手矯健,飛簷走壁,年紀大了終究會退化,像這次闖空門就被隔壁鄰居當場逮住。雖然這位鄰居是空手道場的師父,但看新藤被揍成熊貓眼,也該考慮退休了。不過新藤似乎不甚在意熊貓眼,有些人就是死不悔改,再不然就是以自己的職業為榮,捨不得退休。
當班的我前往現場逮人,並負責後續偵訊,上面說反正強行組這陣子都很閒,順便問問也好。結果不出一個小時,我就發現原來新藤是顆燙手山芋,說話真是又臭又長。新藤絕對算不上竊盜圈的王牌,他老是蹲監獄證明手腳不夠俐落,所以對刑警來說也沒什麼「好處」可撈。
「新藤兄,可以說正事了嗎?」
「好好,你別急,時間多得是。」新藤轉身靠著扶手說:「你說呢?大白天的光屁股遊街,肯定是跟妹子搞上了吧?偷吃?通常有人往自己家裡偷看應該要火冒三丈,結果這小子內褲都沒穿就逃了,肯定有做虧心事。沒穿內褲就想穿褲子,結果也沒穿成,希望他別感冒嘍。」
「那不重要,我想請教世田谷大廈的那件案子。」
新藤去青山的舊大廈犯案被捕,在警署裡什麼都說了。甚至主動招出從上次出獄以來總共犯下三十二起竊盜案,害我還得針對每件案子做筆錄,可沒閒功夫陪他廢話。
「嗯,這個喔,我記不太清楚啦。」新藤用食指掏掏耳朵。
「是你自己招的,不是才兩天前的案子?」
「你真不懂放鬆啊。」新藤長嘆一口氣:「以前的刑警大哥聊天都很輕鬆,你要對我好一點,我心情好才肯說啊。」
「你真是……」
「對對,說到世田谷,那附近發生了一件怪事。要查查看嗎?轄區不一樣就是啦。」
「不是你幹的?」
「哪有可能。」新藤用力揮手否認,獐頭鼠目卻相當嚴肅。「我想應該是你的同行……」
「其他人的事不重要。」我發現自己口氣有點重,以前在新潟當小巡警的時候拚命追小偷想升刑警,也從來沒碰過這麼長舌的傢伙。
「好啦,先聽我講嘛,時間不是還很多?反正要拘留兩次,二十天很長。我說是不是該去地檢署啦?」
正想吼他別放屁,偵訊室的門就開了。回頭一看,是刑警課長二田。
「鳴澤,有空沒?」
我拉開椅子起身,二田在警署裡被戲稱「透明人」,工作上有沒有他都不造成影響。他本人應該也聽說過這些壞話,但都當耳邊風。
離開偵訊室,我和二田來到刑警室的角落。
「老新怎樣?」
「講話真是又臭又長。」
「我想也是,讓你問這種人的口供可以學點東西。」
一時有千言萬語想頂嘴,但我只是聳聳肩。
「話說你有外找,我會找別人問口供,你快去世田谷東警署。」
「世田谷東警署?」
「知道在哪裡吧?」
「三軒茶屋站吧?這跟新藤的分案有關?」
「不知道,只知道澤登理事官在等你。」
「理事官……?」

 

更多試閱請點這裡

 

相關連結